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2

chapter.12

——前文回顾:chapter.11.875——

——全文链接:《错误》——

*发誓以后再也不立flag

*终于放暑假更新系列

*梅林、亚瑟王乱入

*放假在家码字秒变糙汉

*写不到自己想写的情节······

*主线是哈利

说实话,前奏铺的太长,我都快写不下去了╮( ̄⊿ ̄)╭

内心戏太多我也没办法orz……

这一章单纯过渡,下一章去德国搞暧昧

【推歌:Higher——我是一个信徒】

 

 

两个人的离婚程序进行的有点快,当他们在休息室里已经呆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侍者终于进来将他们带到会议室签署了一系列的文件。

文件不出意外的是写在卷轴上的,两个人一人一张长桌,羽毛笔在刷刷的书写着,卷轴不断被摊开、卷起,速度很快,他们甚至来不及仔细阅读上面的条目,只能紧握羽毛笔连续不断的在由羊皮纸做成的卷轴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当他签完名字,且被告知这是最后一份文件时,哈利的内心毫无疑问的是有些轻松的,但同样的,也有些沉重,他低头看了一眼卷轴,上面的字迹密密麻麻,他的头很晕,甚至有些无法辨别上面到底写着什么。

紧接着他被扶起来,带到另外一个房间,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座殿堂。在这里,很明显的用了空间拓展咒,哈利的头慢慢往上抬,他很快就看见了这座殿堂的全局,他也同样的清楚的意识到,他到底身处何方。

地面上是墨黑的大理石,一尘不染,不同于一块块方正的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这上面甚至没有一条接缝,漆黑的大理石面倒映着走在上面的每一个人。哈利听见清脆的脚步声,不只他自己的,也有身边搀扶着他的人,也有走在他的身侧、身后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他的视线触及两侧,是与地面同样质地的石柱,起码有十几英尺高,两侧延伸的墙上开了窗,透过白色的光亮,他微微低头,看见了石柱上,雕刻着的是一只只古老的魔法生物,没有成对,都分离在两侧,每个石柱上都只有一个,或展开羽翼,或盘虬于上,或面无表情。

终于,他看向正前方,是梅林的雕塑,他右手拿着魔杖,双臂张开,身体微微向前倾,神色悲戚,哈利在心中默念一声“亚瑟王”。

 

 

哈利被推上了高台,这时他才看清了是谁一直搀扶着他,是赫敏。一直从签字结束开始到现在为止,她一直在他的身侧,可是哈利并没有注意到。或者更为准确的来说,他是不在意,他不在意到底是谁在他的身侧,目前以他的心绪完全无法想要去思考到这一点,他的双眼茫然且无神,而这一点认知,让他的好友着实担忧不已。

事实上,哈利全程在发呆,他不想再催动自己的脑子去想些什么、去思考些什么,他太过于疲惫。而此刻,他看到了许多人,有西里斯和卢平、纳西莎和卢修斯,他的好友,甚至德拉科,以及他的朋友,从小陪伴在他的身边的,乃至于现在即将要拐走他的好友的,哈利笑了一下,对在场的所有人展示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赫敏在他的耳边说着些什么,他没有怎么听清,最后,他给了她一个点头和微笑。赫敏抿了抿她的嘴唇,她使劲儿握了一下她好友的手,接着,亦步亦趋的下了台阶,她站在台下,同其他人一起看着他。德拉科也在高台上,他的神色有些不安。

从高台上往下望去,石柱边都站了侍者,他们身着黑袍,帽子戴在了头顶上,还低着头,几乎与黑色融为一体,平白多了几分阴冷。

就在众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啪”的一声,伴随着白色的光亮,高台上又出现了两个人,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黑袍,手拿魔杖,脸上却挂着和蔼的笑容,而身后的年轻人则是一脸肃穆,一身长袍穿的一丝不苟,手中还捧着一本几英寸厚的典籍。

年轻人甚么话也没讲,仅仅只是俯身行了一礼,随即示意两人站到对应的地方,接着,他站到高台正中央,低着头,开始低声吟诵,哈利听不清她在吟唱着些什么,当地面上开始升腾起光亮的时候哈利才发现,他和德拉科正站在魔法阵中。

魔法阵的光芒逐渐变亮,哈利渐渐有些看不见对面的德拉科,可是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体内的魔力正在逐渐被引导,好像有什么东西牵扯着他的身体,要破出他的体外。

哈利动动手指,不出意外地看见指尖上缠绕着一缕银白色,突然间,这缕银白色飞快地钻入魔法阵的中央,一段还是与他紧紧相连。

阵中的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位老者,他挥舞着魔杖,口中同样发出冗长的念咒声,声音低沉。

哈利闭了闭眼睛,他感受到了,当初那一股与他不同的魔力,此刻已被引导出体外,他没有感受到他原以为会有的各种奇怪的反应,魔法关系解除的方式也与他想的大相径庭,眼前上演的这一幕,远比他想象的要正式而且严肃的多。

哈利现在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轻松感,这是发自内心的,同时又有一种另类的沉重压上了他的心头。

不敢相信,他们两人终于走到了尽头。

德拉科的心情与哈利的截然相反,他只感觉心脏中有什么东西被狠狠的剥离了,那是他所珍视的,同时也是曾经对他的爱人难以启齿的感情。

在两个人的感情对双方都表露无遗之后,这种内心所珍藏的东西被剥夺的感觉,是最为人所恐惧的。

为什么一定要夺走它?难道连留个念想的可能性都没有吗?德拉科这么想着,心脏开始一抽一抽的疼,逐渐覆盖了半边身子。他透过眼前刺目的白光,努力去寻找自己的爱人,他的视线在努力寻找一个焦点,却寻找不到。

丝丝密密的恐惧像一张网将他笼罩,攫住了他的心,他的整个身体。

德拉科颓然的闭上了安静,等待着这难以挨过的时间的过去。

当白光经历过一次短暂的骤亮时,让两人感慨不一的解契仪式终于结束。

哈利踉跄了一下,他眨了眨眼睛,周围渐渐泛起了亮光,高墙上的窗已经被打开,外面正在下着雪,因此不是有雪花透过窗户飘进来,随风卷起小小的弧度。

是啊,他已经摆脱了婚姻的牵制,他已经自由了。

哈利触摸了一下他的心脏,它依旧在跳动着,昭示着鲜活的生命,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生命。可是他依旧能感受到一股与他相连甚密的魔力,若有若无,似是错觉。

白发苍苍的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向两人展露一个微笑,充满着善意的,接着,他便移形换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同样消失的还有那个年轻人,他告诉他们仪式已经结束,所有人都可以离开。

 

 

于是哈利快步走下了楼梯,没有理会站在身侧的德拉科,他走到了西里斯的身边,和他说了些什么,西里斯面向哈利的目光是和善的,但将视线触及德拉科的时候,明显变成了不善。莱姆斯扯扯他的衣袖,轻声咳嗽示意,西里斯这才收回了目光。

接下来只是一些琐碎的事务,双方的监护人在就可以将这些事情解决,于是,哈利觉得自己就没有再在这里留下的必要了,他将龙皮口袋给了莱姆斯,让他帮忙带回布莱克老宅,哈利最近真的在寻思要不要出去找一套麻瓜公寓住一住。

但是他首先必须解决的是他的旷工问题,照这么算下来,他已经两天没有回过傲罗司了,尽管有罗恩在顶头上司面前稍微顶一下,但是哈利觉得自己仍有必要回去工作了。比起待在家里休息,任凭自己胡思乱想,还不如在傲罗司工作不让自己的思绪有闲暇的时间要好得多。

罗恩将办公室里的一些情况告诉了哈利,哈利点点头,刚准备一脚踏出殿堂门口,却被人一把攥住了胳膊,“干什么?”,哈利回过头去,他知道是谁。

“啊······抱歉。”德拉科很快松开了他的手臂,同时他显得有些局促,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哈利,没有说话。

见状,哈利眉头一挑,“哦,”他说,“这算是离婚礼物吗?”

“不···它不是。”德拉科有些焦躁,他挠乱了他的金发,快速的说,“带上它,它会保护你。”说罢,他将小盒子塞到了哈利的手里,便急匆匆的出了门口,显得比哈利还要急。

身后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哈利不免有些尴尬,他轻咳一声,将小盒子揣进了长袍兜里,也转身出了大门。

 

 

然而,可怕的是,哈利刚走了没几步又在走廊的转角处碰上了卢娜,同时还有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子,肤色有些苍白,但是脸上却还有些轻微的雀斑,显得有些年轻,她挂着温柔的笑容,在遇见哈利时,徐徐向他笑了一下。

哈利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以前的同学兼好友,“哦,嗨,卢娜,你怎么在这儿?”

“嗨,哈利!”卢娜似乎很高兴,笑得比以前更开心了,她的头发盘起来了,显出光洁的脸庞,但是古灵精怪的气息依旧没有变。卢娜的手里还有这一大堆的羊皮纸,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向哈利打招呼。卢娜向哈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当然在这儿,我找了一下非常有趣的材料,准备拿来写《唱唱反调》,你要看看吗,哈利?”卢娜费力地从手中的一堆纸张中翻出一叠递给哈利,哈利笑着拒绝了。

“不,不,谢谢你,卢娜。我还有些事儿,恐怕我没有时间看你的资料了。”

“哦,没关系,那你要来一本《唱唱反调》吗?给你打折哦,现在就可以带回家,你可以带回家看。”

“啊,谢谢,我想我要去傲罗司,傲罗司可能不大适合看这些。”

哈利其实现在就想走了,再晚一些就怕上司早下班走了,对于卢娜的推荐,哈利只能婉言谢绝。

“唔,是去傲罗司吗?”卢娜思考了一下,好像真的不大适合,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十分快速的就转移了话题,“啊,对啦,哈利,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阿斯托利亚,Astoria·Greengrass,一个好姑娘。”

闻言,哈利只能向阿斯托利亚问好,表情有些无奈,“你好,格林格拉斯小姐。”,他伸出了手,同阿斯托利亚虚虚的握了一下,阿斯托利亚笑得愈加如沐春风,“很高兴见到你,Mr.Potter,叫我利亚就可以。”

哈利只能向阿斯托利亚无奈一笑。

“抱歉,卢娜,我真的得走了,时间真的不等人。”

卢娜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最终点点头,但却额外补充了一句,“哈利,我想最近你最好去一趟圣芒戈,说不定会碰到什么好事呢,比如说,一个新的家人,嗯哼?”

哈利苦笑一下,看来卢娜还真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对此他也不打算多加解释,要知道,他现在对于圣芒戈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当然是能不去就不去,新家人?还是算了吧。只能将就敷衍,“好的,我尽量。那么,我先走了,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卢娜。”

卢娜微笑着和哈利挥手告别。

“卢娜?你为什么会让哈利去圣芒戈呢?”

“唔,我也不知道,是蝻钩告诉我的,哈利身上有这些。”

“好吧,卢娜你可真是个疯姑娘。”

 

 

当哈利最终几经辗转终于到了傲罗司的时候,基本上快下班了,他随便询问了一个同事,得知金斯莱还在傲罗办公室,就径直去了傲罗办公室。

哈利十分冷静的将这两天的经过告诉了金斯莱,中间跳过了许多,只讲了开头和结尾,金斯莱点点头,表示理解,示意如果感冒差不多的话明天就可以恢复上班,期间还贴心的建议哈利可以回家多休息几天。哈利最终接受了这个提议,当天回到家的时候,他基本上是瘫在了床上,动都不想动。

哈利向金斯莱请了两天假,在回到布莱克老宅的途中,他去了一趟麻瓜世界买了台手提,打算在这两天内找一套麻瓜公寓搬出去一段时间。

两天后的早晨,哈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没吃早饭就抵达了傲罗司,一路上碰上了好些指着他窃窃私语的同事,他没有去理会。然而,当他还在着急忙慌的整理头发时他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赫敏!?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哈利大惊,他实在想不到除了公事还会有什么事情让他的好友出现在这里,而看她的状况,一看就知道是和他一样早上准备去上班的。

赫敏给了他一个白眼,同时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你的早餐,一看就知道没有吃,你一个大男人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

“赫敏······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和潘西越来越像了······”

赫敏瞪了他一眼,“吃你的吧!还不是你那个混账前夫拜托潘西让我来给你送一个月的吃的的,不然我才不会来。”

哈利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又是动也不动,沉默不语。

赫敏心知两人不易,兀自站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你慢慢吃吧,我还要去上班,你的午餐、晚餐都会有人送过来,我也会时不时过来看看。”

“好好照顾自己。”连一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给哈利。

于是哈利就这么在赫敏的关怀下生存了一个半月,赫敏真的时常来看他,有时候连带着罗恩一起蹭饭吃,哈利也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这样一个半月下来,整个人的气色真的好了不少。

但是好景不长,金斯莱又给他发了一个新通知,过两天去一趟德国,找到当地的傲罗指挥部,取一份资料,明明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让他亲自去德国仅仅只是取一份资料就算了,更过分的是,金斯莱就因为这件事给哈利批了一个月的假期,整整一个月!

明显就是借着公事的幌子拿着公费出去吃喝玩乐!

哈利其实原本是想拒绝的,迫于自家上司的压力和赫敏的威胁,他也只能接受,当天下午打包好行李之后就被赫敏丢进了飞路网。

德拉科的境况要比哈利惨一点,经过离婚事务所的那一天之后,他就像在圣芒戈扎了根一样,倒不是说他不想从圣芒戈里出来,而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受到袭击的人数大大增多,全都被秘密的送进圣芒戈接受治疗,圣芒戈的高层已经开会不下五次,事态将要紧急到圣芒戈与傲罗司联手展开调查。

可是哈利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最近周围的同事比起自己忙的事情要多得多,每当他喝着茶询问周围同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同事们总是摇着头离开,就连罗恩,哈利都觉得他忙得有点脚不沾地,问他,也只是说几句敷衍过去。

因为傲罗司的事务愈发忙了,讲一些闲言碎语的人最近基本上是没有。

倒不是说这件事非得傲罗司高层的才能知道,凭身份,哈利当然担得上是傲罗司的高层之一,只是金斯莱考虑到他最近的个人状况,以及前不久刚收到的一封信,才不得不给他安排尽可能少的事务,并且还在傲罗司忙得快要不可开交的时候将他这个主力安排出国去取文件。

虽然说可能有点大材小用,但这也是为了文件和他自己的个人安全着想。

——tbc

————————————————————

大粗长有木有!!!开心不开心!惊讶不惊讶!

都快不敢相信自己的坑品了哈哈哈!

期末考试结束终于放暑假了哈哈哈!

后天去武汉,更新可能会有点延

有没有武大的学长学姐帮帮忙带领参观一下武大的~~

评论 ( 28 )
热度 ( 1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