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ABO】《云卷云舒》Chapter.1

——全文链接:《云卷云舒》——

ABO,有生子

*人物属于全职,OOC属于我

*崩坏严重,请注意

*目测周更,请注意

*更新巨慢,请注意

*谢绝催更,请注意

*随便取名,请注意

chapter.1

周泽楷这次坐的飞机是经济舱,三个小时前本来人还在三亚,现在就已经登上了飞往S市的飞机。

事实上他和三亚的公司谈完合同刚躺到宾馆床上不到三个小时就被江波涛一个电话吵醒,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

周泽楷只能连夜飞回去。

而且江波涛连机票都已经买好,一个钟头后周泽楷赶到机场,取完票后还有半个小时起飞。

周泽楷带着口罩上了飞机,找到位置后几乎是倒头就睡,连日以来的忙碌让他无法顾及周遭的事物,就连叶修在他面前大大咧咧的走过也没有看见。

睡到一半,后面的座位上有些吵闹,周泽楷被吵醒了,也没多大在意,刚才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就径直去了趟卫生间清醒一下,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好准备。

周泽楷从卫生间出来就摘掉了口罩,现在露出一张帅气的有些过分的脸庞。或许不能单纯的只是称之为帅气,他的侧脸棱角分明,却也不显得那么锋利,反而有些柔和,他在外从来不会对别人板着脸,反而有些羞涩,看着年纪不大,就像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学子。只要是见过周泽楷的人,第一个印象一定会是——温柔。

这张脸一露出来自然是引得周围的女性发出几声惊呼,周泽楷略显腼腆一笑,要知道,他的本意并非如此。

周泽楷回到自己的座位,刚一坐下,机身便传来一阵剧烈的颠簸,他看了看窗外,似乎是遇到了气流。周泽楷刚准备把心思移到工作上,后方座位中的声音就传入耳中,手一抖,手机差点砸到电脑上。

“叶崽,叶崽,快点坐好!飞机还在飞呢,摔了老爹可不会把你抱起来!”

“阿爸你自己先坐好再说吧,作为家长才更要以身作则!”

“嘿!崽崽你是不是去玩了一趟三亚胆子又肥了,嗯?你还当我是你老爹吗,啊???”

“略略略······”

周泽楷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地回过头去,他浑身一震,略显熟悉的声音让他有些难以挪动身形,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这么些年来他想忘却从来不敢忘却的人。周泽楷有些恍惚,也有些疑惑,他怎么会有孩子呢?明明是个beta,明明······明明从来没有过伴侣的······

周泽楷苦笑一声,兴许他现在结婚了也说不定,有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一个柔软可爱的孩子。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视线向后偏移,只看到白色座椅之间许许多多相似的黑色人头,哪有他想的人?

多么可笑啊,都过了六年了,对他做出那种事后却偏偏还想着能再见到他,周泽楷拍拍脸,眼神恢复了以往对待工作的精干与冷静,公司里还有项目需要他进行裁决。

而在周泽楷身后的几排座位中,叶修把女儿叶棠抱到椅子上,细心地给她系好安全带。因为是在夏天,飞机里的空调温度打得有点低,叶修怕她冷,又给她盖了条毯子。

刚刚飞机大概是遇到了气流,机身有一瞬间的颠簸,叶崽才刚从厕所回来,还没有回到座位上,叶修怕她摔了,才有了以上的对话。

两个人斗斗嘴一会儿就结束了,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白天玩的有点嗨,晚上一到睡觉时间就撑不住,和叶修讲了几句就迷迷糊糊的揉眼睛想睡觉,叶修把自家女儿安顿好,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也就盖了毯子蒙上眼罩准备睡觉。

叶棠睡着的很快,叶修刚刚闭上眼就听到了小孩儿的几声梦呓,“阿爸······企鹅······好可爱······”

叶修低低的笑了一声,“傻崽崽,真傻。”跟她另一个爹一样······

叶修替叶棠掖了掖毯子,看着自家女儿的睡颜,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却也熬不过身上的疲惫,最后沉沉睡去。

叶棠身上还穿着和叶修明显是同一个系列的沙滩装,她的是一套短款的连衣裙,裙子及膝,无袖,露出白嫩的手臂和小腿,去了一趟三亚居然也没有被晒黑,依旧是玉雪可爱的样子。

 

 

叶棠长得其实很像周泽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都是带水的,看人一眼,似乎是心都要化了。叶修看了不止一次叹气,为什么这孩子长得这么像小周?以至于在每一次叶棠犯错,叶修教育她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心软,往往都是训到一半,叶修看着自家女儿泪眼汪汪的样子就心疼,没有办法,明知道是装的,却再也不忍心责罚,往往到最后就是不了了之,叶修还带着叶棠去买冰淇淋吃。

虽然说叶棠有时候确实是语出惊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让人怎么回答,但是她毕竟还有叶修这样的老爹在,好在叶棠很乖,同样很懂事,在叶修工作的时候从来不哭也不闹,没有普通小孩子的那样粘人,大人忙的时候,自己可以乖乖的抱着一本书啃一个下午。叶棠在休假的时候常常会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阿爸工作,甚至在有的时候会十分贴心的给自家老爹送上一杯水,有这么一只乖巧可爱的女儿总是让叶修看得心花怒放。

 叶修不止一次抱着叶小糖并且揉着她的脸感慨说,“哎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乖巧可爱又懂事 的女儿呢?”

 而叶小糖往往也会在这个时候补上一刀,“幸亏我没有遗传到你的恶劣品行。”

 叶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凭啥别人家的女儿单纯可爱,偏偏自家崽崽就要自带毒舌技能?

其实关于这一点,叶修心里应该最清楚。

 

 

这一班的飞机抵达S市的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叶修抱着崽崽下机的时候眼罩还挂在头上,刚刚睡醒,意识还有些模糊,而叶崽还窝在他怀里睡的正香,叶修迷迷糊糊的跟着人流往前走,倒也没怕走丢。

叶修头上还顶着一头乱毛,身上穿的还是白天在三亚玩的时候穿的大码白T和沙滩裤,脚上还蹬着夹拖,走路的时候还时不时打个哈欠,给人的印象有些不修边幅。

叶修自带宅男体质,在三亚玩了将近半个月也不见得黑,宽大的领口里露出白花花的脖颈和锁骨也不自知。

两个人在拐弯处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叶修本来是靠着墙走,也没碰着谁,偏偏从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体格健硕的alpha,有些浮躁,咋咋呼呼,依仗着自己的性别优势,一路横冲直撞,嘴里还嚷嚷着,“快点快点快让开!小爷我还有事儿,快点让开,别挡道!”

叶修本来也不想怎么搭理他,稍稍往旁边一侧,再贴着墙一点儿,也算是让道儿了,可不知道那人是故意的还是怎的,右肩直直撞上叶修,好死不死脚下还是一级台阶,叶修左手还抱着叶棠,右手拿着行李,根本腾不出手去扶墙,千钧一发的时候,叶修只能松开右手去护着叶棠。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叶修摔倒在地的时候清楚地听到了右脚脚踝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叶修一屁股摔倒地上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我去,这地怎么这么硬。

第二个念头才是,完了,这下走不动路了。

一阵剧烈的疼痛当即从脚踝处传到大脑神经,叶修都没忍住“嘶”了一声,这他娘真疼啊,叶修这么想着。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是去检查叶棠有没有伤到,“崽崽你伤到哪里了没有?痛不痛?要不要爸爸呼呼?”

叶棠也被吓到了,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叶修,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才咬着嘴唇摇摇头,低声说没事。她意识到叶修受伤后,立刻从叶修身上跳了起来,拉着叶修的手想要扶他起来,眼睛里还噙着泪,软乎乎地喊“阿爸”。

叶修摸了摸叶棠的脑袋,慢吞吞撑着墙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黄发青年站在他面前,信息素有些强势,叶修摸了摸鼻子,他很不喜欢。

alpha站在叶修面前,脸上还有些不屑,一只手伸到他前面来似乎是想要拉他一把,“喂,你没事吧?”

“真是的,带个小屁孩儿还不看路,长没长眼睛?”

叶棠听见眼前的人喊自己小屁孩有些不开心,但更可恶的是,是他撞了自己的阿爸,态度还这么恶劣,便用眼睛瞪他,脸颊鼓起来,气呼呼的。

叶修把叶棠往自己身后塞了塞,叶棠不死心,探出半个脑袋来继续瞪着眼前的alpha,叶修小声告诉她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叶棠缩了回去,一只手紧紧拉着叶修的手指不放。

叶修往后站了站,靠着墙,不让自己受伤的那只脚用力,笑眯眯的看着他,语气有些轻飘飘的,“先生,这好像不是向人道歉的态度吧?”

“什么?道歉?!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挡在我前面!”

“那么这样的意思是,先生你的脑袋后面还长了两只眼睛咯?”

“你——!”

面前的alpha有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身边站着的人也有些骚动,看向他的眼神也带了厌恶和反感,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先生,现在已经不搞性别歧视了!拜托你的态度好一些!”说话的是一个女性beta。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先生,请您向这位受伤的先生道歉!”

“先生,端正你的态度!这儿没有什么alpha主义!”

“这里是公共场合,请注意你的素质,先生!”

·······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站出来说话,他们对以前的那一套性别歧视同样深恶痛绝。

年轻的alpha在这样的场合下有些不知所措,他涨红了脸,匆匆向叶修道了歉,声音低若蚊蝇。

叶修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他,alpha最后慌忙跑开。

叶修其实对他道不道歉其实并不在意,但是现在脚踝处实在是疼得有些厉害,他的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一些冷汗。

“阿爸······”叶棠从叶修身后钻出来,拉着他的手,目光里充满了担忧,嘴还瘪着,再过会儿说不定就要哭了,叶修非常清楚自家女儿的习性,往后一靠,弯腰伸手将叶棠一抱,“没事没事,老爹没事,你爹我还生龙活虎着呢,乖,别哭。”

叶棠吧嗒吧嗒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小声抽泣着,哭着哭着就把头往叶修怀里埋,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孩子的撒娇方式到底是跟谁学的,咳~

“先生,你,需要帮助吗?”一个女性beta走到叶修面前询问,叶修看了一眼,是之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女性,叶修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笑了笑,“是的,谢谢。”

女性beta身旁还有一个男性,走上前来搀扶着叶修,身上没什么气味,估计两个人都是beta。叶棠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陪在叶修旁边,小手还是牢牢牵住叶修的,叶修忍不住揉了揉叶棠的头发。四个人慢慢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而叶修只能用一只脚蹦跶。

女性beta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笑了起来,叶修和她的伴侣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你们父女感情可真好,女儿长得那么可爱,”她蹲下来揉了揉叶棠的脸蛋儿,“想必您和您的伴侣感情也一定很好吧,真让人羡慕。”

闻言,叶修抬手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语气自然,一脸纯良,“是遗腹子,我爱人早就不在了。”

叶棠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女性beta尴尬的收回手,“对、对不起,实在是没想到会提及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啊,这有什么算伤心事的。”叶修看着别人小姑娘似乎是被吓到了,就转移了话题,“你们是刚结婚吧,来S市度蜜月的?”

“额,对啊。”提到这件事,两个年轻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叶修深刻的觉得现在自己真的是老了,年轻人秀恩爱他去作个什么死插一腿当个电灯泡?

四个人随意聊天,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下,叶修的脚踝已经肿的不能见人了,跟个馒头似的,碰一下都疼。

两个年轻人似乎都是学医的,年轻男子捏着叶修的脚看了半天,叶修痛的整个人一直在不停的吸溜,表情夸张毫不矫揉造作。最后年轻人说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叶修把脚挪到长凳上,自己也仔细看了一下,也不算太严重,就是疼。他就在随身携带的包里翻了翻,翻出了一瓶云南白药和一块毛巾。年轻人却让他不要动,自己跑去了临近的K*C要了点冰块装在塑料袋里,女青年就在一旁陪着叶修俩父女。

叶修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他摸了摸下巴,这个时间点打给叶秋会不会被打?琢磨半天,觉得还是当下比较重要,于是就让叶棠拿着自己的小天才给叶秋打电话,还怂恿叶棠把情况说的越严重越好,叶棠了吸一下鼻子,表示明白,反正他俩干这事儿也不算是第一次了,简直是熟练得很,一旁的女青年看的额角直冒汗,这么坑自己亲弟弟真的好吗?

“喂?谁啊,大晚上的要不要睡觉了?”叶秋睡得熟,一下子被电话吵醒也着实有些不悦。

“唔,叔、叔叔······”叶棠装的非常像,连哭腔都出来了,叶修在一旁默默给叶棠竖起了大拇指,干得漂亮,这才是我闺女!

“糖······糖糖!”叶秋一听到自家侄女儿的哭腔瞬间清醒,一时间就不淡定了,“怎么了怎么了,叶棠?出什么事儿了?你爸呢?叶修呢?”

叶棠淡定接话,自带哭腔音效,“爸爸被撞倒了,呜······路都走不了,那个撞人的叔叔好吓人,他都不给爸爸道歉,还骂爸爸,呜哇哇哇······”说到最后,叶棠又想起了那个场景,她自己委屈,也替老爹委屈,这下子装哭变成了真哭,边哭还边打嗝。

叶修把叶棠抱过来,柔声哄着,干脆挂了电话自己拿出手机再打给叶秋。

“喂,叶秋。”

“哥!你怎么了?糖糖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也没多大事儿,就撞到了人,脚上肿得走不了路。小孩嘛,被吓着了,一会儿就没事。”

一会子叶棠的电话挂了,一会子又接到他哥电话,叶秋差点没从床上翻下来。

“啥?真撞了人?是你被撞还是别人撞你?”

“废话,”叶修失笑,“如果是我撞了别人,我腿现在还能走呢,那还要用得着给你这个大少爷打电话?”

叶秋这时候已经在换衣服了,手机开了扩音,叶修听着有些模糊,“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快点报地址,去医院去医院!那个撞你的人呢?有没有留下电话号码?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吗?回来画出来我给你上警局报案去!撞了人还不知道道歉,这不是欺负我叶家没人吗???”

叶修听着差点笑出声来,“唉哟,我的老弟啊,你这模式是不是和少天学的啊?”

“少天?黄少天?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话痨!也只有喻文州才能受得了他!”

“算了算了,不和你讲了,我还要哄我家叶崽呢,我们在XX机场,就在S市,你直接开车过来吧。”叶修说完就挂了电话,也没管叶秋的抗议,回头看看叶棠,还在掉金豆豆,“shshsh——崽崽不哭啊,老爹在这儿呢,shshsh——不哭啊,乖~”

刚巧去取冰块的年轻人回来了,装在袋子里给叶修的脚上敷过去。

“嘶————!”叶修像只炸毛的猫差点跳起来。

年轻人歉意的笑笑,用毛巾给叶修的脚包好,上头放着冰块。

年轻人给叶修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回到家不要碰热水啊什么的,叶棠在一旁握着小拳头听得异常认真。女性beta笑着摸了摸叶棠的头发,接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先生,那个,你看,现在天都那么晚了,我们也差不多······”

叶修很明白他们想说什么,点点头,让自家崽崽和他们告别,自己则向他们道了谢,表示下一次见到一定要好好一起吃顿饭感谢一下,两个年轻人挥挥手告辞。

叶修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肿成馒头的脚,心里埋怨叶秋为什么来得这么慢。

叶棠一下扑进叶修怀里,扬起小脸直勾勾的看着叶修,“我会照顾好阿爸的!”

叶修笑了,笑得还挺大声,“唉哟,我的傻崽崽哟,难不成你要照顾阿爸一辈子啊?”叶修抱着叶棠在她脸上亲了亲,鼻尖对鼻尖。

面前的小孩儿重重点头,“嗯,照顾阿爸一辈子!”

叶修抱着叶棠的手臂紧了紧。

有什么关系呢?这辈子有这么个女儿就够了。

 

 

 

周泽楷站在来来往往的人流后面,他一直注视着眼前的人。

是的,是他,就是叶修,他找了六年的人。

刚刚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入他的耳中,原来,他已经有了伴侣,真的,还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周泽楷暗自握紧了拳头,他想他,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可是,他还会记得他吗?

周泽楷有些茫然,对于两人的交际的未来他感到恐惧,可是一瞬间,他又想到叶修曾经被人占有过,他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等一等他,哪怕是当初回头看一眼,也好过现在隔着千万人海,难以靠近对方半分。

“周总?”

“?”

周泽楷的思绪被唤醒,他看见江波涛站在他的身旁。

他抬了抬下巴,眼神瞄向叶修的方向,“脚崴伤,冰块,晚餐。”

周总您真的确定是晚餐而不是早餐?

江波涛是何许人也?人称周泽楷肚子里的蛔虫,一个动作就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听到老大发令了,立刻发动跑腿技能登登登的去买东西,不过他也适时地提醒周泽楷,公司里的董事会今天可不安分。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明白,于是转身准备离开,但是那一步三回头的模样,江波涛真的怕周总变成望夫石一直盯着叶修走不动了。

江波涛再三催促,周泽楷这才念念不舍的走了。

江波涛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又到了自己展现奉献精神的时候了。

抬首挺胸,手提便利袋,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叶修BOSS进发。

偏偏刚行进到一半,半路就杀出个叶秋,“叶修你咋回事儿?!这脚你是装了个馒头进去了吗?”

“安静点成不!你哥我还没死呢,别吼得跟哭丧似的!”

叶棠在一旁眨眨眼,拖着行李箱准备随时出发。

两个人斗嘴归斗嘴,叶秋看了看叶修脚上的情况,确实不适合走路,就准备把叶修抱起来带回车上塞医院里,横打抱起,还是公主抱的那种!

叶修当即就不乐意了,哇哇叫起来,“叶秋叶秋你干啥呢!你这是要对你哥图谋不轨啊喂!”

江波涛一脸冷漠.jpg。拜托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这边还有孩子啊啊啊!

看了一眼时机不能再错过了,江波涛一个箭步上前,手提俩塑料袋就这么径直挡在了叶秋面前,叶秋一脸懵逼,说,“你干啥?”

叶修冒出半个头来,把叶秋的头扒拉到一边,支起半个身子,语气惊奇,“哟哟哟,这不是老江吗?啥时候有开始干送外卖的行当啦?来来来,让哥存个号码,市里面送餐不?”

江波涛真心觉得只要一和叶修说话他就能减十年寿。

但是没办法,自家boss布置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江波涛堆起笑脸,“这不是来接机刚巧看到叶神您了吗?脚伤状况是不是不大好?来来来这是冰块和伤药,云南白药!这是砂锅粥,刚舀出来的,皮蛋瘦肉粥,叶神这个点了您饿不饿,来来来,这您拿去喝着,垫垫饥。”

叶修还没有说什么,叶秋一脸戒备,挡在叶修面前,“这好像不是江先生的分内事吧。”

江波涛内心咬着小手帕疯狂飙泪,特么我就是个送饭的哪来这么艰难的九曲十八弯!?

“叶先生,这不,咱也算是熟人了吧,你看,这······”

“谁和你算熟人?”叶秋眼睛一睨,霸气侧漏,叶修看着差点biajibiaji鼓起掌来,几月不见叶秋的王八之气又涨了。

“哎哎哎,别介呀,老江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帮帮忙也不算什么。”叶修决定帮江波涛说说话。

江波涛内心波涛汹涌,叶神大大你总算良心发现了。

江波涛表面疯狂点头,刚想把东西递过去,就听见叶修说:“要不这么着吧,老江你看我弟来接我也不容易,我女儿有那么小,行李有那么多,放在这里我也委实不放心,老江你给我搬到车里去呗?”

江波涛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剑,表面波澜不惊,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个大箱子,他内心直想吐血,mmp,我怎么可能在叶修身上占到好处,我怎么会觉得他良心发现,我怎么会觉得他善良,呵呵。江波涛咬咬牙,内心OS,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成!我搬。”

江波涛不愧是江波涛,人称万能小助理,这话一点也没错,几个箱子一搬双腿丝毫不颤,一步一步稳步向前。江波涛只想吐槽明明是箱子太重搬起来都跟在地上生根似的!

叶家三人在前方谈得其乐融融,叶修还时不时冒一句,“小江快点!你掉队了!”

掉队你妹啊我摔!这么多东西你自己来搬好伐?

好不容易搬到叶秋车上,江波涛累成狗,叶修非常愉快的和他挥手告别,江波涛一脸冷漠同样挥挥手。等叶修他们一走,江波涛转身就打了周泽楷的电话。

“歪,周大大吗?我要申请加工资。”

“???”

 

 

——————————————————

德哈那篇我先暂时拖一下稿,前天刚从武汉回来就一直忙着补课的事情简直累炸······

目测两篇都是周更,不不不,我不立FLAG

翻译腔写多了自己文风都快找不回来了啊摔!

说实话,字数爆的是真爽······

评论 ( 8 )
热度 ( 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