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最近专注学习
没钱时候接文稿
目前限寒暑假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3

chapter.13

——前文回顾:chapter.12——

——全文链接:《错误》——

 【已补完请放心食用】

*阅文前请自行查看个人简介

*谢绝催更 

*放暑假终于更新系列

*我要去画画补药拦我

 

 

 

 

德拉科握着资料满脸错愕,“德国?!”他有些惊讶道。

赫敏坐在他面前点点头,“对,德国。”她抽出了德拉科遮挡在眼前的纸张,扔在一边,“首先,德姆斯特朗有些事情需要你去交涉,你是做适合的人选。”紧接着,赫敏抱起双臂,语气里有了点儿那么的不信任,“然后,拜托照顾好哈利,哦,该死的,要不是我没时间······”

“什么?”德拉科努力听清赫敏后面说的话。

赫敏朝他翻翻白眼,“听好了,马尔福,哈利也在德国,最近的事情太突然,连我也没时间。所以,只有你去德国,然后,照顾他一下,”她咳嗽了两声,“暗中保护,懂不懂?”

德拉科挑眉,虽然说心里有些起伏,表面还是故作镇定,“哦?为什么是我?”

“就因为你是他前夫,你个白痴!”赫敏怒了,资料拍的桌子阵阵响。“如果不是我没时间我会把他交给你吗!找罗恩都比你强!”

德拉科摸了摸鼻子,不说话。赫敏睨了他一眼,待气稍顺些,掏出了手机,“麻瓜手机有吗?”

德拉科:“额······有。”

赫敏:“报一下。”

德拉科:“074******80。”

赫敏把自己的手机按了一阵,不一会儿德拉科就收到了好几条讯息,赫敏整理好东西,把咖啡喝完,站起身来,“地址已经发给你了,手机号码都加上,就半个月的时间,我希望,你好好对他。”

德拉科沉默着,半晌,他微微点头,赫敏转身离开,咖啡钱她垫在了杯子下。手机屏幕开始亮出不合时宜的光亮,德拉科看着屏幕上的字体,有些刺痛了眼睛。

 

 

哈利最后在火车上颠簸了几天,难吃的餐食几乎要让他呕吐,幸亏在即将到达的极限前他到了德国。

他用的是移形换影,还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赫敏把地址给了他,说这半个月可以在当地的一家麻瓜家庭借宿,但是赫敏并没有告诉他最近在德国的天气会怎样。

所以,当哈利出现在那个小镇的角落时,他并没有做好被雨水浇了一身的准备。飞路网用的药粉气味十分难闻,火车上的餐食难吃的不行,一路来的颠簸让他有些招架不起,连哈利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最近对这种东西简直敏感到要死,或者说反感。他发誓,如果以后要是免费出差游玩还是那么糟糕的旅行方式的话,他是绝对死都不会来的。

这儿靠近卢塞恩湖①,二三月份的德国还是有些湿冷,现在还下着雨,雨点不大不小,打在人脸上微微有些冰冷的刺痛感,湖面上开始起了雾,远处岸边的树木隐约可见,整个天空都是灰蓝色的。湖面上只有一两只船,不大,兴许是载客旅游观光的。

哈利从角落里走出来,拖着行李箱慢慢地走着,靠近着岸边,右侧是湖面,左侧是类似于乡村似的房屋。岸边还有几个人披着雨衣坐在那儿垂钓,叼着烟卷,有时注意到了行人,会给与他一个淡淡的目光。

哈利浑身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当冰冷的雨水逐渐覆盖他的额头时,他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逐渐上升的体温,这么下去可不大好。他从口袋里掏出赫敏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地址,哈利张望着四周的门牌号,觉得似乎是离周围很近,他继续向前行走,殊不知反而偏离了正确的方向。

一位在花房里侍弄花草的老妇人注意到了哈利,哈利此时就在她的门口徘徊。老妇人吓了一跳,匆匆忙忙拿了把雨伞出来,打开了栅栏,把雨伞遮到哈利头上,“Bist du Okay, Junge?②”

哈利有些茫然地回头,“Nein,nein, es ist Ok.③”他的德语有些糟糕,却也没有到让人听不懂的地步,老妇人一愣,试探着用英文与他对话,“Are you looking for a place to live?Are you all right?Would you like to come in and sit down for a while, young man?④”

哈利向她道谢,表示自己正需要这么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他替她撑过伞,老妇人迈着有些蹒跚的步伐领着他进门。哈利浑身又湿又冷,脑子里涨涨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摆放在门口花架上的水晶球倏地闪过了银亮色的光芒。

卢塞恩湖周边都是复古的建筑,这座房子同样如此。下午的天色阴沉,屋内有些暗,老妇人点了蜡烛,却没有开灯,屋内被打扫的很干净,虽说有些昏暗,但透过橘黄色的灯光却显得有些温馨。似乎是为了配合复古的格调,屋内的摆设也都趋于古典,窗边拉上了深红色的窗帘,掀起一条缝,哈利想起了以前在霍格沃兹的宿舍。

 老妇人拿了盏灯踏上了楼梯,回头看向哈利,花白的头发盘在耳后,脸颊旁落下几缕,衬着唇边和蔼而关切的笑容,“上来瞧瞧吧,你需要休息,待会儿我去给你弄杯喝的。这个时候老是下雨,倒是怪冷的。”

哈利同她上了楼,老旧的楼梯发出嘎吱的声响,楼梯的墙边挂着好些壁画,不知道是不是哈利的错觉,他总觉得壁画在动,他以为是自己头疼出现了幻觉,揉揉脑袋转身跟随老妇人进了房间。他没有听到壁画中间人物的窃窃私语。

“嘿,嘿,看到了吗?终于来个人啦!”

“是啊是啊,太久没人来我都快睡过去了。”

“那是个麻瓜吗?还是说是个巫师?哦,要是巫师就好玩了!虽说麻瓜也不错。”

“至少,这间房子能热闹一段时间啦!”

待到哈利走进房间,老妇人转身给了挂在墙上的壁画一个无奈的眼神,壁画中的人物和她招手,看起来异常兴奋。

哈利掀开了窗帘,打量着房间,老妇人把房间里的蜡烛点起来,她微微直其佝偻的身子,“你就先住在这儿吧,年轻人,这间房的炭火足,可以先烧起来暖暖身子。”

哈利放下行李和她道谢,老妇人乐呵呵的摆手,“叫我雷欧妮吧,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别那么拘束。浴室就在这边,先休息会儿吧,我去做些南瓜。”

哈利点点头,向她略微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声称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才来到这里,却不想意外的碰上了麻烦的雨,雷欧妮表示理解,转身下了楼,让他好好休息,晚上下楼吃晚餐。

脑海中的晕眩没有减轻多少,哈利在雷欧妮走后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脱下衣服去洗个澡。

房间里早就用魔法收拾好,壁炉里也已经烧上了火红的柴木,屋子里顿时变得暖洋洋的。

哈利洗完了澡,此刻正站在盥洗室里,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

他站在几乎占了半面墙的玻璃镜前,静静地看着自己,眼前的人面色有些苍白,身体瘦削,从敞开的领口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深凹的锁骨。他黑色而弯曲的头发长得长了,有些搭到了肩上,他放任自己的头发生长。他把额前的头发撩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水珠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滑。哈利用他的墨绿色的眼睛注视着镜子里的人,那双眼睛似乎有些过于沉寂,没有什么鲜艳的色彩,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嘴角平直没有一丝弧度。

哈利看着自己,神情有些恍惚,他想起了自己已经身处德国。玻璃镜里的人陌生又熟悉,他只觉自己心里好像缺失了一角,心脏处没由来的传来一阵抽痛,连带着腹部也发出抗议,细细密密的轻微疼痛卷了上来,哈利抿了抿嘴唇,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洗了把脸,微微甩了下魔杖,头发干了。

他忽视掉身上的异样,只想是旅途的疲惫,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蹭了一下枕头便睡了。

 

 

 

德拉科站在火车站,手里拿着车票,目光还略微有些呆滞,直到周围有人不小心撞到了他,他才回过神,继而迈着僵硬的脚步踏上了这片异国土地。

德拉科穿着修身的风衣,黑色长裤勾勒出修长的腿型,他在大街上走走停停,一路上又年轻的女子向他投去略带倾慕的目光,德拉科只能苦笑一声。他把他散乱的金发草草的束了一把,在脑后晃荡,手里拖着行李,或许是兴致使然,他还戴了副眼镜,金丝边的,还圆框。

他在哈利之前走过的那条街道上,脚步有些徘徊,直到感受到熟悉的魔力波动后他才在一幢房屋前停下了脚步,他踌躇了一会儿,使自己尽量露出一个友善而迷人的微笑,上前一步,按下了门铃。

雷欧妮正在厨房里和南瓜奋斗,楼上还躺着个可怜的年轻人,听到门铃声,她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洗净了手匆匆赶去开门,“稍等!稍等——!”

德拉科站在门口,礼貌地看着她,他扶了扶不习惯下滑的眼镜,微笑着对着眼前略显错愕的雷欧妮,一口流利的德语,道:“美丽的夫人,下午好。我正在寻找一个住处,不知道您是否能行个方便让我在这儿住段时间?”

雷欧妮有些类似于小孩子那么高兴似的惊呼了一声,接着拉开了篱笆,“哦,哦,哦,当然没关系,我的孩子。之前一会儿也来了一个可爱的年轻人,淋着雨,现在可能还发了低烧,和你一样也在找住处。哈,不过没关系,你们都可以住我这儿,这多热闹。嘿,年轻人,怎么称呼?”

听见哈利发了低烧,德拉科眼皮一跳,脸上划过明显的担忧,他替雷欧妮把门关好,“德拉科,德拉科就好,感谢您,夫人。”

雷欧妮同样是点着蜡烛带着德拉科上楼找房间,就在哈利的隔壁。德拉科清楚的知道哈利就在隔壁,他看这扇的目光仿佛要透过他看见躺在床上的哈利,他的心头立刻升腾起一股焦躁。

雷欧妮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指给他看,“德拉科,你瞧,这是你的房间。唔,是在那个年轻人的旁边,你们没事而可以串串门,相互聊聊,说不定能做个好朋友。”

德拉科心里苦笑一声,就怕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雷欧妮没有发现德拉科的异样,接着絮絮叨叨,“我就在楼下做晚餐,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问我,我听得见。要在楼下吃晚餐吗?或者现在喝杯茶也不错,晚餐人多了我就煮三人份的。······”

德拉科没怎么听她说话,可依旧是好脾气的微笑着看着她把话讲完,最后雷欧妮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就慢慢住了口。德拉科和她讲他待会儿需要出去一趟,也许会晚上回来,问他能不能要一把备用钥匙,就不用麻烦她开门,雷欧妮点点头,心里很喜欢这个谈吐有礼的年轻人,把钥匙递给了他,叮嘱了德拉科几句就缓缓下了楼。

德拉科合上了门,盯着墙的目光有些复杂,半晌躺倒在了床上开始想着接下来几天的事情。

 

 

 

 

德国的卢塞恩湖

②你还好吗,孩子?

③不,不,没关系。

④你在找住的地方吗?你还好吗?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年轻人?

 

评论 ( 5 )
热度 ( 1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