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ABO】《云卷云舒》chapter.3

chapter.3

——前文回顾:chapter.2——

——全文链接:《云卷云舒》——

回忆杀
正剧向,慎点

 

【十年前】

叶修推了推戴着的墨镜,拎着手中的皮箱走出了机场。

夜里,稀少的星星在空中忽明忽暗,乌云遮住了月亮,没有月光。

司机师傅开得很快,约莫十分钟就开出了市区。叶修开着窗,坐在窗边抽着烟,眼睛飘向窗外,香烟点火处一明一暗的,烟雾也一吞一吐。

烟味似乎有些大,司机师傅忍不住回过头,说:“年轻人,少抽点,年纪轻轻的,怎么烟瘾这么大?”

叶修笑了一下,目光瞥到后视镜里开过的车辆,随手把烟头从窗里扔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头对司机道,“行了,师傅,就到这儿吧。”

司机有些奇怪,还是依言在路边停了车,叶修下了车,从车窗里给司机递过张一百,俯下身子,拍了拍车顶,道:“别找钱了,快点走吧。”语气里还带了那么点的惋惜。

司机眼皮一跳,准备找钱的手蓦然一顿,窗边猛然掀起一阵灼热的气流,伴随着气流的是刺耳的刹车声,刺目的白光正对面照射过来,连叶修都忍不住眯起眼睛用手挡了一挡。

司机还在愣神,这边叶修倒是猛地一拍车门,吓得司机一个激灵,叶修回头朝他笑了笑,语气却没有那么轻松了,“怎么还不走?想当吃瓜观众吗?这次留着命,说不定下次我还会乘你的车呢。”

叶修面前停了一辆白色的宾利,车门被粗暴的打开,从车上走下来几个人,手里拿着漆黑的物什,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叶修瞳孔一阵收缩,立刻低声吼道,“还不快走,是真想死吗?!”

司机忙不矣调转车头,速度都开到了最大码。

汽车速度很快,数秒内就跑出了挺长一段距离,叶修面前有人举起了手中的东西,所有都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司机,紧接着就是扣动扳机的清脆响声,伴随着子弹射出枪膛进入肉体的沉闷声响,车子急转,撞向了山体引起了剧烈的爆炸。叶修没有回头,他知道什么都挽回不了,熊熊烈火在他身后燃烧,叶修面色沉静,整个人仿佛从烈火热血中杀出的战神。

叶修上前两步,走到马路中央,正对着那辆宾利,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箱子。

他垂着眼睑,低着头,隐在夜色里,眼前的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吧嗒”副驾驶的门开了,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下一下的鼓掌声。

陶轩从车上走下来,他脸上的表情是叶修所熟悉的,冷静、温和、丝毫角度不差的完美微笑,却裹挟着令人胆寒的杀意。

陶轩一直走到叶修的面前,与他相距不过数十厘米,忽然,他低低的笑起来,而掌声却与此刻停止。“叶秋啊,你这圣母的老毛病还是没变啊。”

叶修从口袋里又摸出一支烟,点上,自顾自抽着,抬起眼皮子看了陶轩一眼,不说话。

陶轩还没什么反应,站在他身后的刘皓却有些站不住了,他上前一步,语气森然,对着叶修就道:“叶哥,我们来这边做什么的您老人家也是知道的。看看周围,看看刚才那家伙,你还不懂吗?若是你早识相一点,把东西交出来,我们也不会怎么样,免得到最后敬酒不吃吃罚酒,撕破了面子可不好,对吧,哈哈。”

叶修依旧不语,直直的看着刘皓,半晌,才缓缓摘下口里的烟,夹在手里,似是无奈一笑,“以前总是说你,那是因为你老做错事,看看,这不,又错了?”叶修摇摇头,“再教也教不会。”

刘皓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当然知道叶修说的是哪些事,他说的每一句,都像是跟刺一样,直直的戳进他的心里。

刘皓刚准备破口大骂,陶轩却抬了抬手,示意他退后。

陶轩的目的其实很明确,他要让叶修知道他们的来意,也要让他知难而退,乖乖留下却邪,兴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否则到时就别怪他不顾昔日情面。

叶修吐出一口烟,透过烟雾看陶轩,他发现他现在真的变了。

“你要什么。”

“却邪。”

“为什么非要它?我都已经答应你了。”

“我们需要实力,你走了,暂时只能用武器来代替。它总得有新主人,而不是在你的手里封尘。”

“权利、金钱,真的这么重要?”

“······你不会懂的。”

“······我们当初说好的。”

“抱歉,可以从头再来一遍。”

陶轩的声音很轻,落在叶修心上,慢慢结成了冰。陶轩后退一步,伸手示意。

“如果你不同意,就打到你说同意为止。”

黑色铁棍顿时就裹挟着冷风刮在叶修耳侧,叶修微微侧头,躲过了突袭。伸出右手抓住袭击者的肩膀,用力往后一甩,在人摔倒的同时屈膝下蹲,左手撑地,右腿扫蹚,哗啦啦摔了三个人。

叶修嘴里的烟纹丝不动,连烟灰都没少。转瞬间,他猛地将烟头往后一戳,正中暗袭者的左脸,顿时发出一阵惨叫。叶修毫不动容,利落地勾住来者的脖子,狠狠往地上一摔,同时拧断了他的胳膊,夺取了手中的枪支,伸手给躺在地上的人来了一枪托,打得他口鼻流血。

叶修回头开了三枪,袭击的人一共只有四个人,一个正躺在他身下口鼻流血,疼得哭爹喊娘,另外三个被枪射中,全都正中握枪的右手手臂,顿时倒地不起,看向叶修的眼神惊恐万分。

叶修站起来,右手握枪,左手提箱。他举起了枪,对准了陶轩。

刘皓躲在陶轩身后不敢出来。

突然,陶轩古怪一笑,“你难道就真的那么天真的以为他们都中弹了吗?”

叶修猛地回头,中枪的三人全都安然无恙,除了正在地上躺尸的那一个,三人正左手提枪面色狰狞的向他走来。

防弹衣!而且全都是左撇子!

左撇子的数目根本不及右撇子,通常只会认为是右撇子,从而忽略了这种存在的可能性,因此只攻击了右手,导致失误的出现。而此次的失误,基本上很有可能会夺人性命。

叶修瞬间打开了皮箱,却邪的组装在他手中只需几秒。战矛通体漆黑,隐有暗光流转。

叶修握紧了却邪,摆出作战姿势,他盯着眼前三人,眉头紧皱。

蓦地,枪声响起,叶修回身,用却邪格挡,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了出去,他能闻到腥甜的血味。突袭又至,来人身材魁梧,手臂肌肉极其发达,此刻却扔了枪换长刀直接迎上。

叶修神色一紧,手中却邪飞舞,发出叮当响声,挡住来势汹汹的攻势,男人的力气很大,叶修握着却邪的手都有些发麻。来人面目狰狞,用刀狠狠劈下,却邪格挡,摩擦之间亮出白色火花。

叶修咬了咬牙,抬起右腿直攻人下盘,那人似乎早有防备,他下盘极稳,诡异一笑,闪身至叶修身后,刀刃直刺叶修后心。“噌”的一声,叶修举起却邪挡在背后,刀刃划破了浅色的外套,进入后背皮肉,叶修用力往上一顶,刀刃在后背划出狭长伤痕,鲜血瞬间将外套染得不成样子。

叶修刚想回身一刺,却不料麻了半边身子,来人狞笑一声,趁势在叶修身上划出数道伤痕,叶修防不得,堪堪用却邪挡在胸口,却被一脚踢中小腹。空中失重一瞬接着便重重倒地,叶修撑着却邪半跪,转头吐出一口血,他捂住左边小腹,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陶轩似乎是在一边看戏看够了,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挥手示意旁人退下,缓缓走到叶修跟前。

居高临下的姿势,他挑起半边眉毛,似笑非笑的问叶修,“没想到,是吗?

没有想到我带来的人其实是左撇子,没有想到刀刃上有麻药,对吗?”

叶修死死的盯着他,牙关紧咬,嘴角还挂着而血迹,他依旧不说话。

陶轩似乎是被他这种态度弄得烦了,蹲下身来,抓住叶修下巴,手上爆出了青筋,怒道:“叶秋,我不要你的命!你只要把却邪交给我,一切都好说。”

“少用你这种惺惺作态的目光看着我,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是心软!他迟早会把你的命都丢掉,刚刚那三枪,你完全有机会把他们全都杀了,可是你没有,你只是射中了他们的右手腕,想让他们握不了枪,你自以为是的留下了他们的性命。

可是你没有想到他们是左撇子,你知道作为交换的是什么吗?。”

陶轩的神色忽然沾染了那么点的悲悯,“你真的会死。”

叶修忽然咧开了嘴角,发丝散乱之际给陶轩了那么点不真实的感觉,“我当然会死,可惜不是现在。”

长矛突起,陶轩立刻闪身后退,矛刃划破了他胸前的衣物。叶修抬眼一扫,旋身挑起身后壮汉手中的长刀,那人乍看手中一空还有些呆愣,叶修并没有给他机会,长矛直扫,刺入其肩胛,鲜血滋出,撒了叶修半脸,叶修双眼极其冷漠,整个人宛若修罗浴血而出。

壮汉哀嚎一声,抬手紧攥住了还在血肉里的却邪。叶修冷哼,双手用力一旋,却邪刃出,连带出粘稠的血液。那人紧握却邪不放,双手使力想要将其举起,叶修顺势跃起,抬起左腿勾住了来人的脖子,手中用巧力,整个人在空中翻身,右膝压上那人的后背,却邪脱手,在空中一转,叶修没留情面,噗嗤几下,卸了那壮汉的关节。

陶轩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实在没有想到叶修即使在身中麻药的情况下也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叶修将却邪拔出,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麻药已经起了作用,再过不到片刻他就会倒下,而剧烈的运动则会导致药物随着血液的流动加快,叶修握了握却邪,估算了一下剩余二人被自己放倒的时间,撑着矛站起了身子。

剩余两人见同伴已经被撂倒,眼睛都有些发红,只是叶修的速度太快,他们两个也来不及插手。

其中一人怒吼一声,从腰侧抽出军刀,瞬间向叶修冲来。

叶修咬牙,当即矮下身形,从刀下闪过,却邪一横,打上来人后颈,叶修本想同时击昏两人,却不料一声枪响,叶修扑通一声跪地。

叶修抬头,神情有些错愕,他盯着陶轩,眼前是一把对着他的,枪口还在冒烟的手枪。

叶修当时只感觉左小腿一凉,接着就是刺骨的疼痛。在他身后的人依旧不依不饶,举起黑棍对准他的后背挥了过去,叶修当即闷哼一声,哇的吐出一口血。

他勉强抬起头,撑着却邪,眼前开始模糊,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陶轩,“陶······啊······陶、陶轩!”

陶轩脸上只剩下了杀伐之意,他上前两步让属下退下,拖走碍事的躯体,径直蹲在叶修面前,夺了他手中的却邪,叶修再没力气握住它,苍白的指尖有鲜血滴落,他无意识的抓挠地面,使得指尖血肉模糊,“陶·····轩······啊······”

陶轩静静地听着叶修说的每一个字,期间三两下把却邪拆了装进皮箱给了刘皓。

“叶秋,”陶轩说,“如果你没有这么惊人的天赋,没有这么倔强的脾气,你的一生,会好过很多。”顿了顿,他抓起了叶修的手,轻轻地在指尖一吻,像是仅仅碰到了空气,陶轩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有温度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从前的那些苦难的时光,然而只是一瞬,他的目光又变作了冰冷。

陶轩站了起来,转身两三步拿过了刘皓手中的皮箱,他甚至没有再回过头看一眼叶修。

刘皓把皮箱递给陶轩,他盯着叶修,忽然之间咧开嘴诡异的笑了起来,他走到叶修面前,似乎是想要给她一些耻辱。

叶修此刻跪在地上,浑身上下全是血迹,好不狼狈,并且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刘皓看得心中如何不能舒坦?

刘皓凑到了叶修的耳边,略动了一下嘴皮子,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话,叶修的眼珠动了动,蓦地,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刘皓见状笑得越发肆意。

“叶秋啊叶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哪哈哈哈······”

很快,他笑不出来了,在他惊诧的目光中,叶修忽然站了起来,眼中迸发的是死人见了都足以胆寒的目光,刘皓被看得浑身发麻,嘴唇害怕的只是动了几下,说不出话来。

“秋······沐······秋啊······刘皓啊啊啊!”叶修声音猛地拔高,双眼通红,整个人身上流露出的是浓重的愤怒······与哀伤。

他抓起在地上散落的刀刃,直向刘皓刺去,刘皓吓得大叫一声,跌撞着往回跑。

“砰——!”沉闷的枪声结束了这场突生的变故。

叶修只觉心口一凉,紧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痛苦,他口中发出嗬嗬的声响,伴随着粘稠的血液,争先恐后的从口中涌出,胸前突如其来的濡湿让他停住了脚步。

叶修双目无意识地睁大,目光锁定了陶轩,两次场景重合,叶修再也看不清什么,他没有看见陶轩的手在抖,他只重重的倒下,耳畔响起沉闷的声音。

雨,开始落下,冲刷着地面上的血迹,叶修的意识渐渐消失,恍惚间,他听到了有人在急切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他抬不起手,只能任由雨水冲刷掉脸上的血痕。

 

 

 

 

“······叶······”

“······老叶!”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刷的进入眼帘的是魏琛的大脸,叶修吓得差点从轮椅上摔了下去。

魏琛扶住他,摸摸鼻子,解释道:“老叶你怎么回事儿?开着空调还浑身是汗,都睡了一天了还睡,叫都叫不醒你,真的是······”

叶修没听清魏琛在说些什么,他抹了一把自己的后颈,全是冷汗,挂在身上冷嗖嗖的。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却依旧是出了一身冷汗。

这样的事情,的确很难让人忘记。

叶修心态好,支使着魏琛给他拿了毛巾擦擦,自个儿随便擦完后就裹着毯子窝在轮椅里看着文件吃薯片,边吃变向老魏吐苦水,什么我可是个伤患老板娘就这么欺负人云云,魏琛听了给他翻个白眼。

叶修吧唧吧唧嘴,看了眼时间,都到晚上七点了,叶棠跟着俩人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叶修不放心问了句魏琛,魏琛说她们仨今晚不回来,一起到小唐那儿去。

叶修嗯了声,哗啦啦把剩下的薯片全倒嘴里,问晚饭吃什么。

魏琛白了他一眼,说你都睡到现在了还吃什么晚饭,睡都睡饱了!晚饭没有,泡面一袋!

叶修哼了声,仗着自己现在不方便行动就让魏琛去拿热水泡面。

魏琛瞪他,磨磨蹭蹭弄好了泡面,砰一声放桌上,“自己吃!”

叶修挪过去,刚捧着泡面呼啦啦开吃,刚过一会儿就听见魏琛在喊,“老叶,这不是你那谁吗?!”

他惊悚的回过头,看见周泽楷站在玻璃门外。

目光透过时间,化作了担忧与思念。

叶修嘴里咬着的半根香肠啪嗒一声掉进了面汤里。

 

 

评论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