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4

chapter.14

——前文回顾:chapter.13——

——全文链接:《错误》 ——

*谢绝催更

不要问我这突变的少女风是怎么回事

离婚的时候正儿八经得离,离完之后咱还是一条可以搞基的好汉【痴汉脸】

 

 

“砰砰——”敲门声响起,间断时间不长也不短,时而急促,时而松缓,并且不绝于耳,即使人在楼上也能清清楚楚的听到。

在大半夜听到这种声音不是让人感觉瘆得慌,也会消磨掉人仅有的耐心,火气简直是蹭蹭的往上涨。在听到第十二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哈利猛地掀开了被子,随手裹件长袍,抓起魔杖就下了楼。

他发誓,如果真的是来没事儿闲得慌骚扰的,他是绝对会一魔杖戳爆他的头的,真的。

楼梯拐角处,女房东留了一盏灯,似乎是知道夜里还会有人下楼,或者说进屋。哈利在晚餐时间下来过一趟,仅仅只是吃完了晚餐,并且和雷欧妮聊了一下关于接下来半个月的房租问题,女房东很慷慨地表示随意住多久都可以,房租什么的不必在意。

哈利轻手轻脚的下了楼,魔杖轻颤,布下一个静音咒。在确保不会打扰到女房东后,哈利大步走向门口,皱着眉头开了门。

于是,猝不及防的,就在开门那一瞬间,门外的人闪进了屋。接着,“砰——”的一声,木门同时被关上,哈利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后脑勺撞上了墙,生疼。

在意识到他面前是谁的时候,哈利整个人都崩溃了,满脸都是见了鬼的表情,继而就是压低声音加上不懈的挣扎,“该死的,马尔福你怎么在这里?!”

哈利把手撑在德拉科胸前,使劲儿推了推,半分没动。哈利急了,他似乎一碰到德拉科就不会镇定,现在浑身炸了毛,嗓音都不知道飚高了多少,全身上下抗拒着往后缩,双手却在坚持不懈的试图推开眼前的人,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德拉科浑身的酒味。可怜他高估了自己发烧之后的武力值,和德拉科简直是没法比,整个人活像一个被强迫的纯情小姑娘,“我警告你,马尔福!别靠近我,当心我告你私闯民宅!”

他应该十分感谢他之前布下的静音咒。

德拉科低着头,没理会他,散乱的金发在哈利脸上来回扫动,他注视着眼前人堪称可爱的举动,眯了眯眼睛。哈利被他盯着浑身发毛,不由自主的吞口口水,往后缩了缩。

他现在只穿了上身的一件睡衣,光着两条腿,在冰冷的空气里打着颤,之前裹着的长袍早在拉扯之间滑到手肘的位置,睡衣被扯开了三颗扣子,苍白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

不妙,这种情况下着实不妙。

哈利攥紧了手中的魔杖,眼睛时刻注意德拉科的动向,他的手指动了动,准备随时把握时机冲出突围。德拉科静静地注视着他的小动作,半晌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猛然间,哈利撑在德拉科胸前的双手被抓住,手中的魔杖被德拉科随手丢在身后,双手被高举过头顶死死压在墙上,哈利还没有来得及哀悼他被丢掉的魔杖。

嘴唇被堵住,他发不出声音,只能睁大眼睛,他被口中突如其来的浓烈酒气吓了一跳。

哈利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可那声音实在是小得可怜。

德拉科长驱直入,深入舌根,哈利嘴巴无法闭合,刚开始还想着把他顶出去,到最后简直就是自投罗网,被他玩弄于口中,做不了反抗。眼角滑下生理性盐水,口腔薄壁被舔的受不了,每颗牙齿都被对方彻彻底底的扫荡过,他没办法合拢嘴巴,不知道是谁的津液就顺着皮肤往下滑,留下条条旖旎的痕迹。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整个人软的不行,几乎是瘫在了德拉科的怀里。就在他以为他快要窒息的时候,德拉科终于松开了他,哈利几近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双手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勾上了对方的脖颈。

德拉科暂时放过他,手指插进他的头发,抱着他的后脑勺,略微亲吻了一下哈利的嘴唇,接着徐徐向下,耳垂、下巴、脖颈、锁骨、胸膛,轻浅的啄吻,细细舔舐哈利身上的每一块皮肤,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哈利无意识的急促呼吸着,手上抓紧了德拉科的头发,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相当于是把自己整个人送到了德拉科的口中。

一只手在自己的后脑勺缓慢摩挲,另一只原本在后腰的手已经滑进了睡衣,慢慢上移,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稍不留神就是极其绵长的呻吟声。

哈利被吓了一跳,脸红的不行,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简直不敢相信刚刚是自己发出的声音。他的意识回笼,飞快地意识到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此时德拉科的手正在他的后腰作妖。

哈利强撑着不发出声音,整个人又羞又气,当他闻到了浓重的酒气时,他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他开始使劲推德拉科,原本以为不会成功的,却出乎意料的挣脱了德拉科的怀抱,失去了依靠后他瞬间跌坐在了地上,双腿发软。

德拉科倒在他身上,半晌却没有动作,哈利有些艰难的回过头去,听见了极为平稳的呼吸声。

去你*的马尔福!你个死酒鬼!

哈利悲愤欲绝的挣扎着站起,顺带拖起了赖在他身上的真·醉鬼·马尔福,一步一步艰难的上楼。

他并不知道德拉科也是雷欧妮的房客,在他下楼吃晚饭的时候德拉科也并没有出现,同时关注着可怜年轻人的雷欧妮在滔滔不绝讲述注意事项时,对于另外一个房客也是只字未提。

哈利摸黑找到了自己的魔杖,在他决定把德拉科带上楼之前他想的其实是能不能毁尸灭迹,而不是把自己累死累活拖个人上楼。

事实证明救世主还是极富善心的,在他把德拉科直接扔到自己房间里的沙发上之前。

哈利进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在看到镜子里满脸通红的自己的时候,恨不得能杀了马尔福那个老混蛋,与此同时升起的还有阵阵失落,他想起了几近两月前的那个晚上。

哈利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德拉科正在沙发里呼呼大睡,风衣没解,长裤没脱,浑身酒味,哈利皱着眉头给了他好几个清理一新,紧接着去翻衣柜,找到了一床羽毛被,勉强给德拉科盖上。

哈利坐在床上,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睡意,他看着德拉科的睡颜,不想过多的去思考现在心中的心情。床头柜上点着蜡烛,忽明忽暗,他最终也只是挣扎着进入了睡梦。

 

 

 

翌日清晨,哈利是被身上的重物压醒的,还伴随着一道灼灼的视线。

德拉科躺在他身侧,长手长脚就这么压在他的身上,天知道他是怎么大半夜的又爬到了他的床上,所幸的是,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可是就这样也让哈利感受到再也受不了了。

他猛地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重物,顶着两个黑眼圈快步进了卫生间,狠狠关上了门。

德拉科同时与他下了床,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拒之门外,鼻子登时就撞上了飞速合上的门。“嘿——!轻点关门!嘶,痛死了。”

德拉科还在揉着自己的鼻子,眼前的门刷的一声被哈利打开,就那么一条缝,他尽量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马尔福!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不管这是巧合还是你该死的尾随计划,总之,过一会儿,静悄悄的给我离开,不要打扰到人家。收起你那嬉笑着的嘴脸,没人要看!”

德拉科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没来得及开口,嘴角勾起的弧度又垮了下去。接着他摸了摸嘴角,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些美妙事情,嘴角又忍不住咧开了一个愉悦的弧度。

真的是不枉他忍了一晚上的洁癖没有发作。

德拉科喜滋滋的抄起衣服开门蹦跶回了自己的房间。

哈利在浴室里冲了个澡,没超过十分钟,抓着衣服除了卫生间。本来要把某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非人类遣送回家,可是一开门,房间里静悄悄的,连个鬼都没有,哈利差一点儿就以为他大发慈悲自个儿回家了。

磨磨蹭蹭在房间里收拾了好一会儿,哈利才慢慢下了楼。

距离一楼还有那么几级楼梯的时候,哈利抬头看见了餐厅,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雷欧妮不错,还有一个是谁?

夭寿啊啊啊是马尔福——!

哈利心中正在慷慨激昂的呐喊,可是没人听见,他一脸惊悚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正在其乐融融的准备早餐。是的,其乐融融,什么时候马尔福家的那个混小子也会这么体贴人了???

当哈利被雷欧妮推着在座位上坐下的时候,他明显也没有回神来,看着眼前一桌早餐依旧是满脸震惊。

德拉科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心情愉悦的给哈利到了牛奶,顺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发,手感极好。

评论 ( 5 )
热度 ( 2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