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5

chapter.15

——前文回顾:chapter.14——

——全文链接:《错误》 ——
埋伏笔

*为自己的慢热谢罪······

*十分想重新拿起自己的数位板······

 

第二天的卢塞恩湖较之昨日有了一个明媚的早晨,至少清晨的阳光没有被细细密密的雨给淹没,尽管地上还是有些潮湿。茸茸的绿草覆盖了棕褐色的土壤,投下的阳光落在露珠上,泛起柔和的光泽。

哈利抽抽嘴角,拿过一旁摆着的燕麦粥,里头倒了牛奶,表层撒上了莓果干和干果仁,看上去让人食指大动。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一个座位,从而避开了德拉科原本要落在他肩上的手。

德拉科悻悻的收回手,拉开了凳子,朝雷欧妮微笑一下,接着落座并抖开了餐巾铺在自己腿上。雷欧妮像是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一般,热情的替两人分好早餐,并且自顾自的说道:“今天天气真好,是个适合做蛋糕的好天气,你们要尝尝我的手艺吗?巧克力的,水果的,还是舒芙蕾?都不错。这样的话下午我就要去超市采购了,唔,我想想,面粉、鸡蛋、核桃、朗姆酒······

啊,对了,你们都从英国来吧?我也是,不过在这已经住了大半辈子,都已经习惯了。幸好我还记得一些食物的做法,我尝了尝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你们是否吃得惯。”

雷欧妮把正中的餐盘往两人的方向推了推,顺带拿走了德拉科手边已经被拿走五块方糖的罐子,“小心你的牙齿,年轻人。”

德拉科抿了口红茶,不说话。哈利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勺燕麦粥,粘稠的液体带着奶腥和甜味顿时充斥了整个喉咙,哈利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动作稍顿,接着他咽了下去,继而放弃了手边德拉科到的牛奶转向了冒着氤氲热气的红茶。

德拉科看起来有些小失望,他把茶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雷欧妮把果酱抹到一小块面包上,她把面包吃了个干净,她看着眼前的德哈二人,问道:“你们认识吗?我想着,你们既然都是从英国来的,说不定会认识呢。”

出乎意料的,他们两个同时做出了回答,即使是截然不同的答案。

德拉科:“······不,不认识。”

哈利:“认识的。”

哈利抹了抹嘴角,补充道:“昨天晚上已经充分认识过了。”

雷欧妮十分意外,或者说有些惊喜,“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你们会处不来,既然如此,真的是太好了。”

她顿了顿,把花白的碎发挽到耳后,看向哈利的目光带上了一些怀念,“每次看到你们呢,我就会想起我的儿子,曾经都和你们一样,都是那么的、那么的······那么的年轻。”

“然后呢?”德拉科问。

雷欧妮嘴角勾起了一抹虚弱的笑容,“他死了,为了他的第三个孩子,我曾说过那太危险,可他就是不听。”

德拉科生平第一次后悔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抱歉。”

“所幸的是,孩子很好很健康。他的父亲教的他很好,时常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这样也就知足了。”雷欧妮站起身来,她说话清晰明了,完全没有伤感之意,除了刚开始的些许怀念。她重又展开了笑容,和蔼的面孔一如既往,“轻松些,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神明总会保佑好人,你们也是。早餐都好了吧?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糖果,记得上次还带过来了些甘草糖,在哪儿呢?”

雷欧妮的话,意味不明。

德拉科抿紧唇,目光盯住了茶杯。

哈利咬下最后一口不带边的土司,他挑走了燕麦碗中所有的果干果仁,他擦了擦嘴角,看了德拉科一眼,站起身,“和雷欧妮说一声,我上楼了。”

德拉科目送着哈利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胸口好像泛起了难以言喻的疼痛,曾经的感觉又回来了,是那个人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可是永远触及不到的感觉。

 

 

 

 

哈利的房间有阳台,清扫的很干净,阳台和卧室隔着一扇玻璃门。他推开玻璃门,披上了长袍,挥手施下几个屏障,挡住了初春微冷的寒风,继而缩在了铺着厚厚绒毯的沙发上。他转头看向了身侧的环境,那是有着些许熟悉感的景色。

但是哈利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他无法真正沉下心来观赏那些所谓的美景,德拉科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原有的计划,他原本想的是能够逃避,既然已经在傲罗司避过了一个半月,那么这半月一定也不会有问题。然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德拉科重又出现了在他的视野里,两个人以一种极度尴尬的方式的遇见。

哈利摸了摸嘴唇,脸上开始升腾起热意,然后便是焦躁,他在心中极度唾弃这种感觉,然而总是无法避免。他十分清楚长达数年的感情是无法在一朝一夕就能够更改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或许会像雷欧妮一样,远离故土,哪怕会有更多的思念,也总好过没完没了的牵扯不断。

哈利低下了头,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上,他忽然想起了在仪式结束后德拉科递给他的小盒子,方方正正的,或许是所谓的意义上的离婚礼物。哈利的心跳一时间有些加快,他跳下了沙发,赤脚踏进了房间,冰冷的地板让他一个激灵。

行李箱中的衣物并不多,就只有他常穿的那几件,哈利想起来上次他把那个小盒子随手揣在了口袋里,那件长袍就只穿了一次,而现在,它正静静地躺在箱底,哈利凝视着它,半晌,终是伸进了那个口袋。

哈利坐在床上,打开了的小盒子卧在他手心,他看着里头红丝绒上的物什,神色复杂。

到底是为什么呢?

哈利用两指把它捻起来,他透过当中的圆圈看着窗外藏了一半身躯在云朵中的太阳,那银光闪得有些耀眼。

他也不懂的为什么。

那是一枚戒指,极简的款式,并不像是德拉科平时所倾向于的风格,内里雕刻了两个极细小的花体字母——“D&H”。这有些眼熟,但似乎并不是结婚时交换戒指时所佩戴的戒指,结婚仪式时他们各自用了带有家族徽章的戒指,这样会显得比较庄重,而眼前的戒指······

哈利冷笑一声,心中的揣测几乎要将他撕得粉碎,他把戒指扔回小盒子里,随手丢弃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他开始思考,金斯莱的意思原本只是让他来取一份文件,那么简单的事情却偏偏给了半个月的时间,算上旅途的时间,已经浪费了四天,如此算来他还有差不多十天的时间,他无法确定德拉科也来德国的目的是什么,即使原因与他无关,即使只是纯粹的巧合,他想的是,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接找个旅游胜地来得划算。

哈利决定将某些恼人的事情抛之脑后,他着手收拾行李,即使现在离开可能会对善良的女房东有些许愧意,但目前他坚信,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哈利是在当天下午走的。

厨房里只有雷欧妮一个人,她正在忙活她的水果蛋糕,刚刚裱完花准备摆上水果。

雷欧妮擦了擦手,“是现在就要走吗?”

“不,也不急。不过是在今天,还有十天假期,总想出去逛逛,但还是早点走比较好,晚了就怕找不到住处。”

雷欧妮点点头,她接着把新鲜的时令水果切片摆到蛋糕表层,“再等等吧,蛋糕就快好了,吃完再走吧。”

蛋糕不大,但哈利只吃完了六分之一,甜腻的奶油让他提不起太大的兴趣,蛋糕有些甜的过分,雷欧妮却一口一口吃的很香甜,她刮完了餐盘中剩下的最后一点奶油,才对哈利说道:“生活中总会有苦的地方,吃些甜的,就不会太苦。”

哈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告别女房东后,他拎着行李上了渡船,远远地,他仍看见雷欧妮朝他招手。

屋后大树参天,屋前绿草如茵,湖上水汽氤氲,湖水一望无垠。

 

 

——————————————————————————

深刻的感受到了高三狗的绝望······

真正想写的内容即将上线

这一章,过渡吧·····

迄今为止,十五章,累计约有五万字

评论 ( 15 )
热度 ( 1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