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6

这章要上重头戏

开头旅游景物描写好难············

都没去过,全靠想象和度娘············

【部分摘自度娘,请勿细究】

欢迎捉虫

——前文回顾:chapter.15——

——全文链接:《错误》  ——

 

Chapter.16

 哈利拖着行李箱,他下了渡船后在码头踟躇半晌,最后转身走进小巷。

 

 

 

一路悠游,哈利从来不知道金斯莱的经费足够他周游这么多的地区。

在卢塞恩湖两岸,中世纪的教堂、塔楼,文艺复兴时期的宫厅、邸宅以及百年老店、长街古巷,比比皆是。它流入罗伊斯河,将市镇隔为新城和旧城两部分,湖光水色映照城中美景,游览其间,亦幻亦真。

它具有中世纪所特有的美、和谐及生命力。这里街头随处可见的时代和风格的壁画,市内古老狭窄的街道和广场,到处是令人驻足的商店。

琉森的特产是瑞士钟表,高级珠宝,巧克力,军刀,手工精制的花边及刺绣品。说实话,哈利从来没有独自一人各地游玩,更别说是在游览完后给好友带些什么纪念品了,这点,他真的没什么经验。

于是,在他试探性的买了军刀和花边刺绣之后他又深深地后悔了,罗恩或许更会接受巧克力,而赫敏更喜欢接受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

哈利只觉得他的脑袋隐隐作痛,只好又重新折回去再买了巧克力和英国不大见到的基本麻瓜书籍,他想他现在或许已经做好了回去之后听见赫敏说:“哦,谢谢,哈利,可是,这些我都已经看过了。”

哈利叹了口气,启程走向天鹅广场。

天鹅广场及周边表行、珠宝店、手表品牌店林立,与巴黎旺多姆广场并列为欧洲两大手表珠宝购物中心。

在行至omega面前,哈利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鬼使神差的,她抬脚走进了这家装修古典大气的表店。

一个小时后,哈利摆脱了巧舌如簧的售货员从正门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低调而不失内涵的红色纸质手提袋,哈利低头看了一眼,微微抽搐嘴角。

里面的红色皮盒里装着他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他到底是作什么才会买了这只表!

于是,他几乎是仓促般的将手表塞进了储物袋里,眼不见心不烦,反正永远不可能送出去,还不如留着以后自己用。

旅途一路还算愉快,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也好过与某些人同行给自己带来不适的好。继卢塞恩湖之后,哈利又沿途独自一人前往了意大利,意大利人骨子里多少都带了些浪漫,他甚至曾经被一束友情赠送的玫瑰花弄得面红耳赤,然而梵蒂冈的雕塑着实让人惊叹,它们融合了当地的史实或是神话故事,洁白的大理石折射出肉体的力量型美感,而博物馆内的旋转楼梯,两个人一旦踏上不同的出口,虽然平行而行,对方清晰可见,却永远不会相遇。



在国外兜兜转转了半个月,再次回到伦敦的时候,哈利莫名产生了一种思念的情绪,只是不知道这一种情绪的寄托,到底是在哪里。

原本以为回到伦敦以后,休整两三天就可以继续回傲罗司上班了,然而谁知道金斯莱一通电话打过来直接又放一周的假,哈利握着手机的手有点僵硬,心中异常疑惑,却也没有继续再打电话询问,而是转而打给了赫敏。

刚好是周六,铁三角是时候出来聚一聚了。



在街角的咖啡厅内,赫敏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在文件上飞快的签字、更改。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放下杯子,好整以暇的抱起双臂,眼皮子往上抬了抬,“哈利,你又迟到了。”

哈利笑着摸摸头,拉开赫敏面前的座椅,一屁股坐下,就听见罗恩在一旁口齿不清的附和着,“是啊是啊,还是你叫我们来的。”

伴随着他说话声喷出的是漫天三明治面包屑。

赫敏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能把你嘴巴里的东西吃完再说话吗,罗恩?这么点儿时间影响不了你情感的发挥。”

罗恩毫不在意的把口中食物大口咽下,而后用力地揽住哈利的肩膀,爽朗道:“哈利不介意就行,对吧,哈利?”罗恩把头转向他的好兄弟,向哈利求着正。

哈利不着痕迹的远离了桌上的面包屑,清理出一片干净的位置,把手里的东西全部放上去。他最近真的似乎有了点儿洁癖,他刚刚闻到面包中小麦粉的味道与烟熏鸡胸肉的味道掺和在一起,那一瞬间他简直想吐,但是顾虑到好兄弟的颜面,面对兄弟的提问,他只能含糊的应付过去,口中随意地嗯嗯了两声。

罗恩没察觉出来,于是接着乐呵呵的去吃他未啃完的三明治。

哈利吧包装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罗赫二人面前,“嗯······我出差给你们带的,看看?”

罗恩毫不怜惜的精美的包装纸拆开,里面的一粒粒巧克力散发出浓郁的可可香气,他不禁发出一声赞叹,“哇哦,哈利你去哪儿买的这么纯正的巧克力?”

与罗恩相反,赫敏很冷静的拆开了包装袋,看见里面浅蓝色的封面,“书?”她缓慢地念出书上的标题,“Der Steppen wolf.”

她翻看了几页,抬起头,对哈利说道,“这本书我看过,哈利。”

哈利感觉有些无力,早就知道的事实了,他只得干巴巴的道:“啊······emmm,我早该想到的,你要看看······”

“我找这本德语的书很久了,在伦敦只有议版,那让我无法体会到原著的美妙,”赫敏摩挲着书页上烫金的字体,“谢谢,我很喜欢。”

哈利终于有些放松的松了口气,果然,赫敏适合书,罗恩适合吃的,见两人都很满意现下的礼物,于是他便站起身来,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吃力,他并没有锤他那异常酸痛的腰部,伸出双手将桌子上的其他物品收入袋中。

赫敏有些敏锐的问他:“你还要去哪儿?”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尴尬,哈利本意是不想让罗恩与赫敏知道他还要将礼物送给纳西莎,虽然就算是三年来的照顾的一点谢礼。

于是,他试探着说,“······麦格教授?”

赫敏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算了,你去吧,我本来也就不该多嘴的问些什么,毕竟是你的事。”

哈利朝他的好友微微一笑,赫敏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哇哦,哈利,你这是准备给谁的表?至少要花你一个月工资吧?”

哈利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几乎是惊慌失措的将罗恩手中的东西夺回来,在慌张的装入纸袋,“西里斯的!对,这是给西里斯的!”

罗恩有些奇怪,咬着巧克力嘟嘟囔囔的,“是给西里斯的也用不着看都不给看吧······”

赫敏倒是表情严肃了一瞬,紧接着收拾好了桌上的文件,站了起来,“走吧,哈利,我送送你。”

哈利忽然觉得一阵疲惫攫住了他的咽喉,他似乎是难以开口拒绝,“······啊,敏,不必了吧,我,我自己能回去。”

而赫敏却是执意要和他一起走似的,“不,我还有一些时间,足够送你会布莱克老宅。”

哈利垮了肩,无力地走在了前面,赫敏随后跟上。

只留下罗恩一个人迷茫的吃着巧克力。








德拉科是在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做魔药演示的时候接到赫敏的电话的,电话里的赫敏的声音都一次在颤抖,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

“德拉科·马尔福,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立刻、马上、现在就给我滚回伦敦······我想你应该知道是因为什么······”

德拉科清楚地在电话挂断前听见了赫敏的一声抽噎。

“碰——”的一声,眼前的坩埚就炸了开来,德拉科回身披好巫师袍,手持魔杖准备立刻就走,身边魁梧的栗发男人在他发动魔咒前按住了他的手腕,沉声道,“你要去哪里?展示还没有结束。”

德拉科勉力使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对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丈夫出了事,我必须回去。”

在人消失之前,栗发男人只来得及看见德拉科通红的眼眶,身侧的教师向他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栗发男人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教室,挥了挥左手,教师会意,于是立刻有新的讲师上去解体了德拉科的位置。




无论是再难得到的职位,还是所谓的权利与金钱,更遑论他的性命,他要的,不过是眼前人的一生平安。




德拉科完全不知道在他回去后,有什么狂风暴雨在等待着他。




手表什么的我不懂,全程瞎哔哔

omega手表链接:个人比较喜欢简约

omega手表包装:【1】【2】

如出门购买,请注意【2】年限已久,或许有改变

备注:根据英国政府最新发布数据显示,在毕业五年的大学生中,女性的年平均工资为31000英镑(约合27.12万元人民币),而男性则为37500英镑(约合32.8万元人民币),普通人的收入大概在2000-3000英镑左右。

HP所处时代需要往前推几年,傲罗在那个时候的2-3000估计就是高薪了。

琉森用瑞郎,1瑞士法郎=6.5066人民币,1人民币=0.1537瑞士法郎

 

                    1瑞士法郎=0.7604英镑,1英镑=1.3151瑞士法郎

【琉森=卢塞恩湖】卢塞恩湖很大,不止那一个景点

以上均摘自度娘,若有bug请指出

我不管我不管明天我要涂我亮亮!!!

评论 ( 3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