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善恶难辩》一,善

全文共分为四部分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古风很久没写了

总字数:2104

码字BGM:音频怪物《百鬼夜行》,袁维娅《说散就散》

一、善

暗夜已至,风声又起,树叶瑟瑟,哀嚎凄凄,人声切切,步履匆匆,月色凉凉,鬼影幢幢。

看似宁静的树林中传来阵阵鬼哭,枝叶抖动,落下层叠败叶,暗绿鬼火夹杂其间,幽转飘旋。

陡然间,树林深处传来一声惊恐至极的哀嚎,紧接着,层层密林间猛然蹿出一个人,暗绿色鬼火猝然而动。

那人连滚带爬,仓皇向前逃去,身上衣物被扯得破破烂烂,浑身沾满枯枝败叶,右小腿鲜血淋漓,口中声音沙哑不堪,身后似有猛兽追至。

“救······救命!”

“有人吗!?有没有人!救命啊······救救我啊啊啊!”

“啊——!”

那人动作蓦地一顿,脚下踩中石块,迥然扑地,腿伤疼痛不已,接着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双手抓住所及之物拼命往前爬。

“啊啊——啊!有走尸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来人啊救救我!”

那人口中的走尸紧追其后,亦步亦趋,脚步虽然不甚快捷,但目的性极强,三三两两,却只围追他一人,口中皆发出低沉咆哮,惊起林中鸟飞,哑哑乌鸦叫声不绝于耳。

那人爬了没几步就觉背后阴风阵阵,心惊回头,脚踝处粘上一块极其阴冷之物,走尸瞬息而至,恶臭气息扑面而来,干瘪腐烂的手上抓住的即是他鲜血淋漓的右小腿。

不知为何,那人觉得走尸森然一笑,张嘴露出泛黄且腐烂汁水四处滴答的牙齿,手腕徐徐转动,抬着那条小腿送到自己嘴前。

那人吓得口不能言,满面死色,双眼只知盯着自己那条小腿,浑身僵硬动弹不得。走尸喉咙间发出呜噜响声,颈椎咔咔转动两下,低头咬下了与它而言美味无比的小腿肉。

那人面部抽搐一瞬,嘴角冒出了白色泡沫,两眼一翻,昏了过去。他昏迷前一息只觉眼前白光闪过,满头不知盖了什么液体,只觉恶臭扑鼻。

在他身前静静立了一白衣人,眼蒙白色绷带,手持长剑。那剑身一如银星,闪烁着雪花形的光彩,有一种冰清玉洁、又璀璨明亮的美丽,此刻剑身上正滴滴答答往下淌着黑红的血液,白衣人右手手腕一震,剑上血落干净,收剑回鞘,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四周的走尸早被杀了个干净,到处都是散落的尸块,黏黏答答的液体满地都是,却半分没有沾到白衣人的道袍,甚至是鞋底。

白衣人带着手套的左手握着一物,白净且柔软,中央是黑色的瞳孔,这赫然便是走尸透露中的眼睛,他低头做思索状,捏捏手中物什,半晌后抛了出去正中落在树枝上的一只乌鸦的喙上,翅膀扑腾声顿起,他手腕一翻,暗黑色光芒闪过直入树林间,传来噗通落地声后便再没了动静。

他身后树林忽然传来栖索响声,那白衣人回过头去,一道黑色的身影悄然而至,这人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背插拂尘,腰佩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

那白衣人回头微微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来,显得有些稚气。他是生的极好看的,鼻梁秀挺,双唇浅薄,内里微露出粉色,俊俏的不像话,脸庞的轮廓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此时一笑,更偏向于少年气。

“宋道长,来了?”这一声喊得有些甜腻,像是渍在蜜里说出来的话。那白衣人笑了笑,又回过头去,半蹲在吓昏去了的那人身旁,摸着下巴细细琢磨。被他称作宋道长地黑衣人微微向前跨出了一步,没有说话。 

白衣人把手中的长剑细细用白布裹了背在肩上,又从袖中掏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双手摸索着,摸到那人被走尸咬伤了的右腿,打开瓶盖把药粉撒了上去,然后再撕下袍角撕成绷带细细裹上伤口,又探了那人的鼻息,确认性命无虞后将他拖到了一棵树底下,自己也找了块干净地坐下,打坐调息。


翌日,天光大亮,鸟鸣声嘈杂不已,受伤那人终于悠悠转醒,眼见大白天光,惊疑自己是否已经到了西天。

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人吓了一跳,牵扯到了自己受伤的右腿,他不由大呼出声,疼痛感清晰而明朗,那人才终于晓得自己没死,当下便转了身向眼前人连连拜倒,口中念念有词,“多谢,多谢!多谢恩人相救,小人无以为报,若是来世做牛做马今生节操做环也必定要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啊!多谢恩人相救!”

那只手将他徐徐扶起,那人抬头一见是位蒙眼道士,肩背一剑一拂尘,声音清朗,“大哥不必言谢,夜猎时击杀走尸本就是我等修仙之人的职责所在,此等小事大哥不必放在心上,还是快快回家去才好,免得亲人担心。”

那人连连点头,口中称赞修仙之人侠义心肠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白衣人笑了一笑,站在一旁抚着他,也不说话。

那人小心翼翼的在白衣人眼前挥了挥手,问道:“道长,这是······看不见?”

白衣人面部闪过一丝痛苦,右手按住了太阳穴,层层绷带之下隐约有血色透出,“······还请大哥勿要多言,只是旧伤难愈罢了。”

那人点头称是,忽而又问道:“道长叫甚?你救了我我也理应知晓道长姓名,也好哪日能够亲自拜谢才是啊!”

“大哥无须多礼,在下······在下姓晓,名讳还是免了吧,这等小事实在是无需挂齿。”

“哦哦,原来是晓道长,在下姓张,乡野粗鄙之人一个,昨日夜里想替祖上补坟,却不想遇到了这样的事,还是多谢道长出手相救!我、我、我真是无以为报啊!”

张汉说着便要跪下,晓星尘牢牢拉住他的手,道:“张大哥身上还有伤,这些虚礼就不比了。你行走也不甚方便,不如你告知于我你家住地,我将你送去?”

张汉忙摇手,连道:“哪敢哪敢!不必劳烦道长。”

晓星尘微微一笑,“我是眼盲,可心却不盲。”

张汉再也推辞不过,便道:“道长若不嫌弃,届时到了我家,喝口水歇歇脚吃顿便饭再走吧,小老儿家中不富裕,但请道长一顿便饭还总是可以的!”

晓星尘盛情难却,只得应下。张汉家中离树林不远,却也近有一里地的距离,行至家中,张汉被他的老婆儿子接去,对晓星尘连连道谢。

晓星尘借口闷热,未到饭点便出门走走,找了一处溪水,半蹲着用那一双裹了绷带的双目看溪中的潺潺流水。

“晓星尘”伸手向脑后,解下了数日以来从未脱下的绷带,他睁眼,完好的双眼中露出一双皎若星辰的眸子,薛洋将绷带握在手中,俯身看向溪水,看向溪水中的人影,慢慢的,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不像,”薛洋猛地将手中的绷带甩如溪水中,水溅湿了他的衣摆,眉目间带了些戾气,不只是在对谁说话,他喃喃道:“一点都不像······”

他回转身,转瞬间抽出了霜华剑,刀刃雪白,寒光锃亮,让人看了遍体生寒。

薛洋慢慢朝来时的那一幢小木屋走去。

评论 ( 2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