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2

梅林保佑!希望这次写的能看QAQ

今天写不到彻底滚床单了,这趟车只开了一半,明天接着开!

全文链接:《错误》

chapter2

喝了那么多酒对于哈利来说不醉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在酒吧里待了四个小时,满桌子散乱的酒杯和酒瓶,饶是酒场老手看了也不免胃里抽搐。

而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就在一个小时前布雷斯接走了罗恩,哈利独自一人在酒吧里又待了一个小时。酒喝得差不多了,哈利准备离开回布莱克老宅,西里斯和莱姆斯又出去旅游了,老宅里又只有哈利一个人了。

又一次哈利问他的教父干嘛老是出去旅游,西里斯搂着莱姆斯义正言辞的说,“我们每一天都在度蜜月。”莱姆斯看着西里斯,一脸无奈,到最后还被啵了一口,在小辈面前什么的,真是满脸尴尬······

真是甜的牙都要掉了,哈利在心里默默地给他俩吐了个槽。

哈利撑着桌子像个年近古稀似的老头颤巍巍地立起来,他现在头昏的不得了,眼前的东西几乎都变成了一团一团的色块,声音也听不清,耳朵里全是嗡嗡的声音,烦的让人头疼。

然而一瞬间脑海里袭来的疼痛几乎完全吞噬了哈利为数不多的清醒,虽说不是很疼,却意外地磨人,它以一种折磨人的方式慢慢搅乱着他脑海里的东西,哈利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离开这里!他撑着头,眯起眼睛努力找出可以出去的方向,那副标志性的圆框眼镜早就不知道被他在喝酒的时候丢到哪里去了。

哈利刚踏出一步路,就像一脚踩在棉花上,旋身欲倒,猝不及防撞上一个宽厚的胸膛。“抱、抱歉。”习惯性的想要扶一扶眼镜,却摸到了一片空,反而被人握住手腕。哈利皱皱眉,想抽却抽不出来,“放手!”

“哈利?”有点熟悉,哈利狠狠甩了甩头,勉强看清了眼前的人,是傲罗司的同事,一个叫克洛德·卡洛的小伙,两年前刚进傲罗司,比他低一届,同样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两个人虽然不是很熟,却也过得去。

“卡洛?”

“对,是我。”卡洛皱了皱两条浓密的眉毛,俊朗的脸上充斥着诧异、担心、酒吧里人都有的欲、念,以及惊艳。是的,惊艳,哈利丢了眼镜,两只翡翠似的、充斥着水雾的眸子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眼前。卡洛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眼睛也可以好看到吊起别人欲、念的地步。

“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还喝了这么多酒?”话虽然这么说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凑得更近,手里握着的那只手腕也握得更紧,鼻翼翕合间贪婪地吸取着眼前人的气息。

“我、我没事。我要回去了,你放手。”哈利试图推开卡洛,神情还是恍惚着,手推在卡罗胸膛上,可半分也推不动。整个人在外人看来几乎是摊在卡洛怀里,而卡洛却低下了头,作势要吻上眼前救世主的额头。

哈利嫌恶的想要挥开,整个人却被卡洛另一只空闲的手紧紧箍住腰间。

而德拉科来到破釜酒吧刚推开门进去就看到的是一幅如此香艳的场面。

之前和布雷斯吵过一架的火气又上来了,眼前的铂金贵族几乎是恶狠狠的撞开了挡在了眼前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去,拽走了在卡洛怀里的哈利。

苍白的皮肤因为怒气而然上一层浅粉,浅灰色的瞳孔里燃烧着愤怒的火光近乎变为银色。

天知道德拉科几乎是用光了现在仅剩的自制力才没有在破釜酒吧直接抽出魔杖给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敢有胆子碰他的人的没脑子的巨怪一个阿瓦达!

“我真没想到破特你在结婚之后还这么饥渴,居然要到酒吧里来找人陪你!”德拉科几乎是被气昏了头才说出了这么一句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话。

哈利半边身子靠在墙上,一只手被德拉科紧紧的攥着,闻言几乎是立刻抬起了头用盛满了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着他。就当德拉科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的眼睛立刻被他的身影占据,而此刻却听到了这么伤人的话。

哈利不可抑制的抖了抖,那双眼中依旧充满了错愕。

德拉科没有错过那双碧眼中闪过的痛苦。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吼了出来,“你个白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德拉科冷笑一声,攥着哈利的手腕把他拉到身前,抬手用力掐住他的下巴,语气森然,“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你刚刚是怎样一副光景躺在别人怀里的?嗯?“

哈利气得直发抖,一把推开德拉科,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举着魔杖对准了德拉科。多少年前相似的场景,哈利握着魔杖的手轻微地颤抖着,眼前浮现的是在盥洗室,他用神锋无影将德拉科重伤的样子,潮湿的地面上蜿蜒着德拉科的血,耳畔充斥着德拉科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微弱吸气,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却在盥洗室里哭得让他撕心裂肺。

“德拉科·马尔福,你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魔杖轻颤。

“对,是的,我是。”德拉科毫不在意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哈利的眼,“要我证明给你看吗?我亲爱的救世主。”他甚至轻笑,嘴角挂着的依然是无可挑剔的贵族假笑。

卡洛想要冲上去做些什么,而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他根本插不进去分毫。

德拉科的指尖一直摸着他的魔杖,准备在哈利念出咒语前直接给他一个昏昏倒地。却没想到哈利最终将魔杖放下,他紧盯着哈利的一举一动,不错过一分一毫。他看见哈利的眉宇间有些颓然的神色,却佯装镇定,用尽量平稳的音调说话。

哈利收起魔杖,随随便便插在裤子口袋里,“不用了,马尔福先生,我想这些你还是留给你那些美丽的姑娘看吧。我们之间毕竟也快没有关系了,不是吗?调情的话还是留给你下一任新婚妻子吧,马尔福。”翠绿色的眼睛完全消失了光泽。

德拉科觉得哈利哪怕现在给他来一记死咒都比他说的这些话要好。

“不、不,”德拉科轻声呢喃,摇着头,猛地抬头,脸上又挂起了讽刺的笑容,“至少我们现在还是有关系的不是吗?破特!”

德拉科抓住了哈利的袖口,抽出魔杖,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大声喊道,“移形换影!”

哈利来不及反应,一瞬间都是内脏被挤压的感觉。卡洛伸出手准备抓住哈利,可那两人却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原本喧闹的酒吧此刻寂静,在两人待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副被踩的支离破碎的眼镜。

众人之间开始窃窃私语,估计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就是《傲罗队长与圣芒戈副院长在破釜酒吧大打出手!恩爱情仇为哪般?》

而哈利此刻根本无心思考明天他们那些人会说些什么,他现在跪在墙角,剧烈地呕吐着,刚刚的移形换影让他很不好受,德拉科站在一旁抱臂冷冷的看着他。两人此刻就在马尔福庄园的一处庭院里。

————————————————————

明天接着开车······在chapter3·······我心好累········大半夜在墙上看到壁虎什么的最吓人了三c⌒っ゚Д゚)っ码了两个小时的产物,别嫌弃QAQ

还有,我是亲妈!结局真的不虐!!!!!

壁虎好吓人嘤嘤嘤QAQ求安慰o(≧口≦)o

评论 ( 20 )
热度 ( 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