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4下①

chapter4——下①

全文链接:《错误》

今天德拉科在圣芒戈只上了六个小时的班就被院长赶回来了,开会听报告的时候频频走神,一份报告拿反了还能看一个小时,院长看了一眼实在不行,大手一挥给德拉科放了今明两天的假,美其名曰:不在状态,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实际上也是让他回去避避风头,要知道今天早上圣芒戈的信箱已经被猫头鹰寄来的吼叫信塞满了,大厅里的人人手一份预言家日报,紧盯着德拉科办公室的门,目露红光。

当德拉科拿着公文包、臂弯里挂着圣芒戈里的白袍,站在圣芒戈大门口的时候还有点愣神。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哈利,昨晚两个人做到凌晨三点才罢休,而德拉科则是在床上拥着哈利躺了三个小时就待不住了,进行清理之后,德拉科继续躺回了床上,看着哈利因为浑身难受而不断皱着眉头、发出略带痛苦的呻、吟,他也是满心满眼的心疼啊。他只能抱着哈利一遍一遍擦着他额头上的冷汗,一遍一遍在他的耳边呢喃,他不想让哈利离开自己的视线。

可是他不敢给他上药啊,他怕被哈利察觉出来什么,他怕在哈利知道真相之后给他一个厌恶的眼神。他知道三年前哈利和他结婚都是因为那个什么鬼扯的协议,可是和前食死徒的恋情说出去并不好听,就像两个人当初结婚的时候一样,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甚至是戈德里克山谷的庄园都被一封封来信爆满,他不知道当初哈利和他结婚的时候是用了什么借口说服了那个红发韦斯莱和万事通小姐,以及怎么在魔法部组织的听证会上力保马尔福家,更何况还要忍受婚后每个人对他的种种非议。他从来没有想过哈利为他们做了这么多。

可是布雷斯说得对,在哈利面前,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他没有胆量在哈利面前说出“我已经爱了你十年”这种话,他从来不敢在哈利面前坦白自己的感情,学生时代,他一次次招惹哈利,每一次的圣诞节,他都想亲口对他说一句“圣诞快乐”,然而每一次吐出的都是他人听来充满恶意的嘲讽。他真的不想这么做。

更何况明天两个人就要去解除契约,天知道德拉科现在多想一个四分五裂毁了当初那张协议书。如果在三年前结婚的时候就告白了呢?或许结果会有什么不一样。或许救世主会直接给我一个阿瓦达,德拉科自嘲的这般想着,脚下不停,匆匆赶回马尔福庄园,想要看一下哈利有没有好转,或者说,已经离开。

德拉科刚一脚踏进大门,就听见有人叫住了他的小名,“小龙。”一抬头,果不其然,德拉科就看到自己的母亲正襟危坐的坐在前厅等着他。“Hey,茜茜,你怎么回来了?”德拉科打了声招呼,把手里的东西甩在沙发上,扯开胸口的领带,径直准备上楼。

“小龙,”纳西莎又叫了他一声,“哈利还在楼上睡着,他没事。”

德拉科闻言脚步一顿,刚要踏上第二级阶梯就听见自己教父的声音,“德拉科·马尔福。”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德拉科立刻回转身,“西弗勒斯。”西弗难得叫自己的全名,这样的话一定出了什么让自己教父很生气的事情。站在楼梯旁的斯内普冷哼了一声,手里端着的银盘里还放着好几瓶颜色诡异的魔药,他打了个响指召唤来了家养小精灵,“把魔药送到楼上去,全部让波特喝了,一滴也不许剩。”

德拉科难得的吞了口唾沫,走到纳西莎身边坐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连糖都没加,一口气喝光了。

斯内普走过来,身后黑袍翻滚,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再次经历过一次大战让他变得更加阴沉,黑色袍子里高领的白色衬衫没有遮住他几乎蔓延到下颌骨上的疤痕,微微抬头就能看见那条丑陋的伤疤,那是纳吉尼留下的,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可怕。他动动手指,眼前的茶壶自动为他倒上一杯红茶,茶杯漂浮了过来,斯内普喝了一口,把杯子搁在茶碟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却足以打破眼前诡异的气氛。

“Well,”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我能够解释。”

对面的壁炉突然冒出了绿色的火焰,卢修斯撑着他那把依旧显眼的龙头拐杖走了出来,他面色不善的盯着德拉科,这下子,三个人的视线都胶着在他身上。

德拉科烦操的揉了揉头发,“Oh ,Merlin.Okay.Now,listen to my explanation.”

————————

明天还有,此章未完

评论 ( 16 )
热度 ( 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