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试阅】【德哈】《论大学生活与现实的契合度》

灵感来自我目前已经盯着看了两个小时的《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著。

鉴于这是一个蜜汁脑洞,所以是试阅,反响还行的话我就接着写。

现实生活向,上大学的梗,没有魔法和家养小精灵,全程欢乐向

一切都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我站在伦敦街头,周围都是些低着头匆匆走过的人,天上开始下起了雪,几天下来气温连续下降,冷得人直哆嗦,我低声埋怨了一声这见鬼的天气,竖起衣领,提了提手中巨大的便利袋,埋下头,跨入周围匆匆走得过的人群里,我像他们一样,匆匆走在各自的路上。真是见鬼的无聊透顶。

就在我低头埋怨这该死的天气时,我的后背突然被拍了一下,我几乎是吓了一跳,我转过头去,看到了Ron张扬的红头发以及笑的灿烂到诡异的笑容,“哦,伙计,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道,我看了他一眼,脚步不停,继续匆匆往前走着。Ron怔愣了一下,接着小跑跟上我,在我的身旁用相同的速度走着。

他看起来有点窘迫,手里还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他抓抓他的红头发,脸上的雀斑纠结在一起,行李箱的轮子咕噜噜的滚着,最后,他哽着声音,仿佛喉咙里卡这一根细长的鱼骨头,让他几乎说不出话,但他还是用极其含糊的声音对我说,“哦,我知道的,um,嘿,伙计,Harry,稍微考虑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到你那里去住段时间?”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Ron是我小学时候就玩在一起的死党,他有六个哥哥和一个妹妹,而我父母早逝,鉴于我的教父——Sirius·Black完全没有能力让我存活下去,虽然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让我活到小学的年纪的,我觉得比较大的功劳还是属于Remus叔叔。因此,自从认识Ron后我每天都是到Ron家里去蹭饭吃,每一次Molly阿姨都会给我比Ron大一倍的糖浆馅饼,看着Ron哀怨的小眼神以及Molly阿姨期待的目光,我每次都把糖浆馅饼吃得干干净净,嗯,这很有益我身心成长。

当然,在我和Ron的妹妹Ginny成为男女朋友以及在我发现其实我是个gay之后壮烈的分手,不,准确的来说是Ginny甩了我,于是我和Ron大打出手,他打断了我的鼻梁骨,我成功的让他在医院的病床上乖乖躺了两个月——其实是他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了断了腿。过了整整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们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对方的道歉,然后接着在同一所大学里折腾着一众教授。直到现在,在Ron和Blaise·Zabini在Molly阿姨眼皮底子下悄悄谈了整整一年的恋爱之后,现前目测Ron已经和他妈妈坦白了,于是为了避免承受Molly阿姨可怕的怒火,或许他之前已经承受过一次,所以,他,离家出走了。

虽然Ron说的模糊,可我还是听清了,于是我反问他,“既然你有这个时间问我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布雷斯?以我所知,他可不是个穷人,况且以你俩的关系,我觉得他会很乐意让你驻扎进去。你不惜跋山涉水来找我,而我也只是一个刚刚升大二的学生,每天还打着两份工,睡在一间黑不溜秋的房子里,每天起早贪黑,还要做完十英尺长的羊皮纸的研究报告,你为什么不可怜一下你的老伙计呢?我亲爱的Ron。所以,不要想。”说完我向Ron挑了挑眉,示意他右手食指上带的戒指。

Ron的右手往后缩了缩,紧接着他几乎是哀嚎着扑向了我,“Harry!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对你的朋友见死不救!为了布雷斯的事情我已经和我妈妈闹翻了,暂时我回不了家可我更不想去找布雷斯!如果他知道了事实,他一定会嘲笑我的!而且那么大的一间布莱克老宅,根本就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小房间!”

我轻轻往右一闪躲过了Ron的拥抱,换了只手提着巨大的便利袋,里面装满了我将近一个礼拜的吃食。我瞥了Ron一眼,“Ummmmm,在你二话不说扑上来之前有没有考虑过我的人身安全?袋子里装的全是你可怜伙计的家当,全翻了你是想让我饿死街头吗?还有,不要用你的蓝眼睛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想到你们两个祸害上个月究竟在我的宿舍里做了什么好事的。”

我暂时停下了脚步,把便利袋往Ron面前一横,可怜的Ron被吓的后退了两步,接着他用更加可怜兮兮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转过头,避免遭受到他可怜眼神的荼毒,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要想,Ron.你可怜的朋友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再抚养一个毫无生活自理能力的弱智儿童了。”

“Harry~你不能见死不救!”Ron扒上了我没有提着便利袋的那只手,使劲儿握着,“Harry,我保证,我会养活我自己的,你只要给我一个睡的地方就可以,让我避避风头,Harry!”

好吧,我看着他的小眼神我都要快忍不住答应了,可我还是一声不吭,我用眼神示意已经被他握得发白的我可怜的手,他飞快地松开了。然后努力用使人感觉更可信的声音说,“房间卫生我打扫!吃完饭的碟子我洗!每天的报纸我订!海德薇我来喂!每个月的水电费我交!”

Ron看着我,看我四十五度角望天的样子,以为我还是不同意,咬了咬牙,说,“每天超大份糖浆馅饼!”

我的眼睛瞬间亮了,故作淡定的咳嗽一声,说,“成交!”我迅速的击了一下Ron还放在上空以示衷心的竖起三根手指的手掌。现在看看Ron的表情,活像给自己签了一份卖身契。我飞快的把手里提着的便利袋塞到了Ron的怀里,拍拍他的肩,满脸严肃,“一切都交给你了,我的免费女佣。”

因此,即使是在飘着鹅毛大雪的广场上我依然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蹦一跳的往前墨迹着,身后跟着给自己签了卖身契的“小女佣”,我甚至能看见Ron头上密布的乌云,就差没打雷了。

终于,在Ron崩溃之前,我们到了格里莫广场十二号,我掏出了大门的钥匙,推开几乎称得上是腐朽的大门,回头看看Ron的表情,简直就是活见了鬼似的。

他指着里面漂浮着灰尘的昏暗走廊,结巴的问我,“Ha、Harry,你别告诉我这件鬼屋是你在格里莫广场的公寓!?”

我回头用充满悲伤的眼睛看着他,缓慢而又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

—————————————————————————————

不要怀疑,我现在连第一章都没看完,就在那钻研引言,所以这是一个蜜汁脑洞。不要觉得他会契合《在路上》的真正剧情,我写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写了两遍征文都不满意已经身心俱疲了,明天还要再重写第三遍,《错误》现在实在是没脑力写,所以出了一个新脑洞,第一章出场的还是Harry和Ron,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一人称。

评论 ( 8 )
热度 ( 58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寒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落寒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