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最近专注学习
没钱时候接文稿
目前限寒暑假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DH】《糖与蛋糕》wzb+cf【痴汉被撩×3+摸头杀】

现实向,无魔法,甜文,放砂糖,哈利单项暗恋德拉科【目前可知情报】

【此文可能涉及众多甜品及饮料,甜食党注意】

以及,还债 @此百乐非彼百乐  @厄尔比尼 

今晚4000+,《错误》明天更

表示懒癌晚期没得救以及就怕老爹突然杀一个回马枪

大半夜胃痛表示扛不住,先撤晚安

chapter1【高能预警!哈利被撩三次!】

当德拉科转身走向柜台的时候,店铺的门打开了,还伴随着一声轻轻的询问。

“Hello,有人吗?”

德拉科抬头,午后暖暖的阳光从玻璃墙里透射进来,落在眼前人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晕,他看见恍若翡翠似的眸子,和墨色的、一如当初的那般桀骜不驯的头发。

他回以和煦的微笑,“你好,欢迎光临“三颗方糖”。”

----------------------------------------------------------------

哈利在学校食堂吃完饭之后,因为下午没有课,他就带着电脑出了校门,在街上随便逛逛,想找些灵感,最近因为连日作研究报告,脑子里全部被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塞满了,他看着电脑里已经三天没有动过的小说章节,毫无头绪。

赫敏和他说多出去走走,不要老是待在实验室里作报告,罗恩在一旁附和着。本来他也不信,后来还是妥协了,于是趁着一下午没有课,他就走到了街道上,准备找家咖啡店坐坐,找一找灵感。

他在街道上随便走着,偶尔抓一抓杂乱的头发,发出无力的叹息。蓦地,他眼前突然一亮,在不远处的街角发现了一家门口被重重植物包围的店。

哈利走近了,发现店的风格十分复古,但是当中夹杂着一些简约、现代、清新的格调。他抬头仔仔细细的看着店名,发现是一家蛋糕房,名字是“三颗方糖”,连笔的花体英文刻在了复古风的木板上,右下角还小小的签了两个字母,“D·M”。而且门口左右摆上了花架,上面放着一盆盆葱翠的植物,有几株藤蔓已经缠上了门口做装饰用的灯柱。

哈利在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下店主到底是多爱吃糖才连个蛋糕房的名字都要加上方糖。

他透过木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了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在门外就能闻到的蛋糕香味,接着他轻轻推开了大门,他抬脚跨进门店,轻轻询问,“Hello,有人吗?”

他看见柜台上的金发年轻男子似乎是怔愣了一下,随即报以微笑,“你好,欢迎光临“三颗方糖”。”

“嗨,下午好。”哈利对他笑笑,进了门店,一眼就看见玻璃柜里摆放着许多精致的蛋糕,他早在店门外就闻到了浓浓的蛋糕香味。

真是来对地方了,哈利想。

紧接着他几乎是冲到了玻璃柜前,他紧紧盯着柜子里的蛋糕,他似乎觉得今天自己的唾液腺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它们看起来真好吃……”哈利喃喃。

旁边似乎传来一声轻笑,哈利回头看去,柜台里的金发小哥用带笑的灰色眸子看着他,他用食指轻轻敲着木质的桌面,发出嗒嗒的响声,骨节分明的手指做出这动作来意外的性感,嘴角微微上升了一些弧度,金色短发撩在耳后,额前落下整齐的金色刘海,他微微眯着眼睛,苍白的肤色略微带了一些绯红。

于是不负众望的,连哈利都感觉自己被撩到了。他飞快的后退两步,脸蛋儿涨红着,双手尴尬得不知道往哪儿放,“Oh,oh,I am sorry.Um,I mean,they must taste good.”

德拉科好笑的看着眼前人的反应,心说自己又不是狼,又不会吃了他。不自觉的换上了熟稔的语调,“Well,that's ok.要吃点什么吗?”

哈利点点头。

“芒果慕斯我觉得不错哦,用的都是新鲜的水果,或者你可以试一下Chocolate Brownie,口味比较甜,可能你会喜欢。不过我更爱熔岩蛋糕,巧克力味很足,但是因为是自己做的也不会太腻,Mont blanc cake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上面加的是栗子奶油,嗯,也可以试试抹茶味的勃朗峰,from Japan.”

德拉科细致的指着玻璃柜冷藏的蛋糕,向哈利介绍品种和口味。

哈利认真地听着,听到最后一脸纠结的看着眼前的蛋糕,一会儿指指这个,一会儿指指那个,完全定不了主意。

三年前,哈利在金妮的诱哄下,吃下了她从店里外带回来的各种甜品,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就算自己被埋在了研究报告里那也是要每天吃一块芒果慕斯的,到了大学之后,情况好像有点更严重了,赫敏和罗恩都这么觉得,虽然两个人都采取过措施试图阻止哈利,可是并没有多大成效。

【这段不知道为什么写完之后好像有种很眼熟的样子……算了看的文太多记不起来了,如果撞梗了我就换掉它】

哈利实在是抵挡不了蛋糕的诱惑,最终他几乎是把冰柜里的蛋糕都买了个遍,德拉科看着哈利惊人的购买力也是略微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保持着良好的服务操守。

“那么,要不要再来一杯咖啡,在这里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德拉科问,手中动作不停,算着账单。

哈利点点头,表示同意,“那,就来一杯卡布奇诺,”他还狡黠的补了一句,“记得放三块方糖。”

德拉科听闻轻轻地笑了,他抬头问哈利,“Well,蛋糕是在这里吃吗?还是全部打包?我可以帮你放在冷藏柜里,你走的时候可以拿。”

哈利歪着头略微思考了一下,舔了一下嘴唇,说,“把熔岩蛋糕,芒果慕斯,大理石蛋糕,黑森林留下,其余都打包吧。”

德拉科给他端出蛋糕,还是忍不住问他,“你买那么多蛋糕吃的完吗?而且,我以为只有小女生才会这么喜欢吃甜品。”

“也不多啊,”哈利不好意思的挠头一笑,“大一的时候才接触的甜品,刚开始觉得它甜,后来就习惯了,渐渐地,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基本上每天都要吃上一块慕斯。”德拉科给他一个了然的眼神。

“这么长时间下去对身体不好,还是应该多吃饭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长多高。”德拉科惊异于自己脱口而出这句话。

可哈利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用叉子叉了一块芒果放进嘴里,边咀嚼边说,“赫敏和罗恩都说过啊,可我就是改不了,哪天不吃我就难受。”说罢眨巴着碧绿色的大眼睛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感觉自己心脏中了一箭。

“咳咳,好的,那么请先找个位子坐下来吧,待会儿我会把咖啡送到你的位置上的。”德拉科轻咳了一声,微微掩饰刚刚自己走神的尴尬,继而转移话题,让哈利找个位置坐下。

哈利点头应允,咬着叉子欢快的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

刚吃过午饭正好是休息时间,或许是因为这家店才刚开不久,店里没有什么人,角落里坐着几个喝着咖啡像是来打发时间的。店铺里放着柔和的轻音乐,配合着温暖的色调,确保人们能够度过一个安闲舒适的下午。

哈利飞快地坐下把电脑打开,心情愉悦的吃着蛋糕,他翻着电脑上的消息页面,他的通知里已经被消息塞满了,哈利咬着嘴巴皱着眉头瞅着眼前的电脑,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浑身散发着慢慢的挫败气息趴倒在了桌子上,转过头,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蛋糕。

真是连蛋糕都无法挽救我糟糕心情的悲剧,哈利心里闷闷的这么想着。

他吃完了一整块芒果慕斯之后,无意间看向正在咖啡机旁边煮咖啡的德拉科,德拉科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下摆收进黑色低腰裤中,长袖的衬衫挽至手肘,露出苍白的皮肤,领口解开两个扣子,他动作娴熟的提起咖啡壶往杯中注入浓缩咖啡,紧接着注入用起泡器处理过的牛奶和泡沫,游刃有余地在咖啡上拉花。他微微低着头全神贯注,眼中只有手中的咖啡杯,做得细致认真,耳边的碎发垂下,添了一分忧郁。

俗话说,认真的男人最性感,这一点哈利现在是完完全全的理解了。他忽然觉得自己脸上特别烫,却还是盯着德拉科的一举一动。

哈利觉得自己又被撩了一次,而且还是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原谅他并不是特别清楚被撩的真正含义,但即使如此,哈利对自己心中那样像小鹿乱撞的心情表示深切地疑问,以及羞涩。

他用左手捂着脸,右手慢吞吞的往嘴里塞蛋糕。

哈利沉默着,以飞快的速度解决了两块蛋糕,目前只剩下一块熔岩蛋糕。

不到十分钟,他的头顶上方就被一片阴影笼罩,哈利疑惑的抬起头,看见德拉科托着两杯咖啡以及一杯清水。

德拉科朝他微微一笑,“虽然说这么做可能有些不合理书,不过,我能坐在这里吗?My guest.”

说话间,德拉科在位置上坐下,哈利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他张了张嘴,最终是尴尬的合上。德拉科将其中一杯咖啡推至哈利面前,语气温和,“尝尝看,卡布奇诺。”

哈利依言将咖啡杯举起,咖啡杯触手温热,杯中咖啡色的泡沫上用纯白的牛奶泡沫拉出了一朵六角形的花,模样十分精致,哈利放在嘴边轻轻啜饮一口,刚入口就是浓郁的奶香,可以尝到奶泡的香甜和酥软,第二口,他可以尝到属于咖啡的苦涩,以及阿拉比卡咖啡豆研磨出来的咖啡独有的浓郁香气,哈利不由自主的舔了舔粘在嘴唇上的泡沫,猫一样的动作让德拉科嘴角不禁上扬了一些弧度。哈利又喝了好几口才停下。

德拉科看见哈利嘴唇上方沾着的白色泡沫,不仅伸出手去将其擦去,哈利被吓了一跳,他几乎是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却因男人浅灰色眸子里的笑意而涨红了脸,他红着脖子咳嗽了好几声。

德拉科撑着下巴在对面笑着看着他,逗猫一样的乐趣让德拉科心里很有成就感,他递过一杯水,哈利接过一口气喝了半杯。

德拉科又把在一旁的拿铁推向哈利,“那一杯卡布奇诺我没有加方糖,就再做了一杯拿铁,拿铁要比卡布奇诺甜一些,不过,看样子你好像比较喜欢吃甜的食物,当然,如果你还惦记着那三块方糖的话,我可以下次再另给你做一杯咖啡,这次的拿铁,算我请你的。”

德拉科不经意间拖着调子,略微带着贵族腔,哈利听着这语调很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不过既然拿铁是送的,我就勉为其难的尝尝吧。

德拉科看出来了哈利的傲娇气场,也没说破,他微微歪着头看着哈利喝下那杯拿铁,心里有个想法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他看向眼前人的额头,在浓密的刘海下,隐约可见一个闪电的疤痕,德拉科为这个认知差点失守打翻了手中把玩着的水杯,哈利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

德拉科喝了口水掩饰了自己刚刚的尴尬,他试着转移话题,“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刚刚试验出来的新品,就让你尝尝味道。”德拉科笑得人畜无害。

哈利差点喷他一脸咖啡,还好他忍住了。

他气鼓鼓的瞪着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看着他,脸颊微微鼓起,像极了德拉科曾在在家中养的一只贪吃的仓鼠。他不禁揉了揉哈利的头发,看上去乱糟糟的一团,手感却意外的好。【摸头杀!】

德拉科在哈利的身体僵住的那一刻瞬间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在两个刚刚见面的人身上发生是极为不礼貌的。

德拉科立刻站了起来为他的不礼貌行为道歉,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在座位上仍然是一脸懵逼的哈利【一脸懵逼.jpg】

真的是太不贵族了!德拉科如是想到,他懊恼的走到洗手间,准备洗一洗他不清醒的大脑。

哈利一脸懵逼的捧着手里的咖啡杯,脑袋上残留的还是德拉科刚刚蹂躏头发时的温度,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刚刚,德拉科喝的好像是他喝过的水杯……而且好像还是在同一个地方……

OH!天哪梅林你还不如让亚瑟王一剑刺死我!

哈利心中的小人如此作跪地状朝天仰吼道,其情其景可谓感人泪下。

不过哈利仔细想了想,金发小哥对他的这些动作在两个人不认识的情况下还是很可疑的,所以,哈利决定,以后千万不能单独一个人来,就怕再被撩一次,哪怕是在对方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撩的。

哈利觉得他的小宇宙已经爆发,恶狠狠地吞下熔岩蛋糕之后,噼里啪啦对着电脑键盘一阵猛敲,其阵势足以杀倒两万在线写手,速度远远超前!

于是在网上萌哈利的文的小迷妹们表示大大今天撒糖撒的真多,撒的宝宝们满脸是血,虐死单身狗!

--------------------

哈利在“三颗方糖”待到四点半,把欠的文稿都交上之后准备离开,而自从那个金发小哥进了员工更衣室之后就再也没见他出来过,现在在柜台上的是一个剪了齐耳短发的黑发妹子,正在狠命戳着手机屏幕,哈利好像感觉她的闪光灯还往他的方向亮过几次,哈利希望那是他的错觉。

哈利拎着蛋糕和手提电脑出了店门,没有发现一直跟随在他背后的视线。

德拉科看着哈利离去的方向深深皱着眉头,他之前给Blaise发了一条消息。

内容如下:

“帮我查个人,Harry·Potter”

黑发妹子一边戳着手机屏幕一边头也不回地和德拉科说话,“我早就说过,哈利宝贝现在还太小,一点都不适合让他知道这些事情。”

“闭上你的嘴,潘西,戳着你的手机屏幕也不怕把你的指头戳断。”德拉科冷冷说道,接着转身进了里面的房间。

话音未落就传来潘西的惨嚎,“我新做的指甲!!!操你,Draco Malfoy!”店里其余的顾客表示如果分贝再高一点他们的听力可以去见上帝了。

德拉科弯弯嘴角,笑得幸灾乐祸。

-----------------------------------------

cp:Draco×Harry            Blaise×Pansy

        Sirius×Remus          Ron×Hermione

【注:两人所在大学为霍格沃兹,具体位置大概位于牛津郡吧,具体建筑设计类似于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结合体,店铺设定就在大学对面,大家可以百度进行参考。学院设计依旧是四个学院,专业、招录、教学管理具体参考牛津大学,导师制。】

以下度娘百科:【这些东西加脑补几乎花了我四个小时!】

牛津大学         剑桥大学              

Chocolate Brownie:巧克力布朗尼   个人觉得真的有点太甜

熔岩蛋糕                  全是浓浓的巧克力味

 Mont blanc cake :勃朗峰蛋糕     表示真的有抹茶口味的,岛国人民发明

芒果慕斯就不说了,相信大家都吃过

卡布奇诺咖啡

拿铁

【卡布奇诺上面有拉花,加糖的话搅了就不好看了,所以再附赠一杯更甜的焦糖拿铁(拿铁算是咖啡里挺甜的了)】

大半夜的我就不放图诱、人、犯、罪了ヽ(✿゚▽゚)ノ

之前的我不删了

评论 ( 3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