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最近专注学习
没钱时候接文稿
目前限寒暑假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7

chapter7

全文链接:《错误》

德拉科合上了门,他靠在身后的门上,无力地滑下,他把头深深埋进自己的臂弯里,闷闷的,发出痛苦的哽咽声,自从六岁之后他就在也没有用这个姿势哭泣过,除了今天。

 

“oh,Draco,look at yourself,what happened?”纳西莎在楼下实在不放心他们两个人待在一块儿,于是就上楼看看,却没有想到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她在德拉科面前蹲下,尝试着询问两个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

 

她握住德拉科的手,试图安抚他。

 

德拉科缓缓抬起头,用通红的眼睛看着她,声音里还带着痛苦与纠结,“茜茜,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他说他爱过我,可那只是曾经。我看得出来,他想要离开,可我,我不想,我只想他留在我身边,什么都好!不要让他离开我,我真的做不到,真的,茜茜,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已经拒绝过我,他怎么能,怎么能再一次拒绝我?”德拉科说的有些语无伦次,纳西莎看着眼前痛苦的德拉科,他的语气里浸透了哀伤。

 

纳西莎捧起德拉科的脸庞,抹去他睁大的眼睛尔后无意识流出的泪水,她仔细地看着与自己相似的儿子的面孔,更有她丈夫的昔日的影子,她想起之前黑魔王消失之后的那一段日子,各个纯血贵族都遭受的了不一定程度的打击,可是卢修斯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即使是进入阿兹卡班的时候,他也会动用各种关系寄出信来,让她安心。

 

爱一个人不是让他知道你到底有多爱他,而是在他痛苦的时候你仍然陪在他身边。

 

她用着温和的语调,说,“Draco,你知道爱情最可贵的是什么吗?是在他痛苦的时候你仍然陪在他身边,哪怕只有其中一个人深爱着对方。Harry在大战过后为我们做的事大家都有目共睹,他在法庭上的证词是我们得以存留的重要原因。”

 

纳西莎紧盯着德拉科的眼睛,“那是我们家族最灰暗的时候,我还记得你那时候为了重振家族所做出的所有努力,我相信,那段时间,你不会想再重新经历一次的。而哈利,他帮我们洗刷罪责,哪怕在战后一年里,你们并没有结婚。而在那之后,他义无反顾的选择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为了那张协议,哪怕还是要遭受世人的非议,他都没有离你而去。”

 

纳西莎紧紧握住德拉科的手,“不要以为那是契约使然,你仔细看过他眼里的感情吗?我发誓,那绝不是一朝一夕就有的,我曾以为你们会在婚后相互坦白,可让人惊讶的是,Draco,你在害怕,你害怕让他知道你对他的感情。”

 

自己的心事在母亲面前不攻自破,德拉科缩进母亲的怀中,像个小孩子那样,颤抖着,小声的呜咽。

 

实际上纳西莎看得比谁都明白,她原想让他们俩自己发展下去,或许他们自己会明白,然而现实往往不会按照人们所想的那样进行下去,三年之后的现在,纳西莎不得不开导自己的傻儿子,或许哈利的脑袋瓜也要开开窍。

 

纳西莎轻轻拍着自己儿子的后背,即使他长到这么大,在她眼里却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还是像从前那样受欺负了就会瘪着嘴跑到她怀里寻求安慰的小孩子。

 

顿了顿,纳西莎接着道,“所以,勇敢点,你们这些年来虽然像对头一样,可是没有谁能否认你俩不了解对方,试着改变一下对他的态度,尝试着让他接受你。而我想,现在哈利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不是说了吗?他爱过你,这一点我相信现在也不会变,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别担心,好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德拉科沉默着,最终他还是选择点头,纳西莎微微笑着看着他,“那么,现在回到你的房间去,休息一下,晚餐的时候下来吃饭,而且,我想你的父亲会有一些话要对你说。”

 

德拉科点点头,他扶着墙起来,纳西莎看着他。德拉科在回自己房间之前看了一眼哈利的房间,纳西莎明白德拉科的心思,她把德拉科推回自己的房间,再关上门之前,她说,“我会看好哈利的,待会儿我就去看看他,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下,让黛西给你倒一杯红茶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休息愉快,Draco。”

 

纳西莎关上了门,她决定去隔壁房间瞧瞧哈利,两个人在这么下去,情况可有点不太妙。

 

德拉科看着纳西莎关上了门,他拉开了阳台上的帘子,他把自己陷进阳台上的沙发里,盯着外围的雪景发呆。他坐在沙发里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最终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取出床头柜里的一个小方盒,看着里面的一只戒指,另外一部分空着,这原本是一对对戒。

 

德拉科摸索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看了看仅剩的那只戒指,它闪着银亮的光,由铂金制成的戒面光亮无比,它没有什么奢侈的装饰或者纹路,只是单单的银白色。

 

德拉科转着左手上的戒指,接着他取出戒指盒里的另一枚戒指,使劲握了握,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

 

纳西莎进哈利的房间时候没有见到什么骇人的景象,哈利很快的收拾好了自己,他蜷缩在被子里,不安的睡着。魔药发挥了作用,纳西莎摸了摸哈利的额头,已经不烫了。

 

纳西莎看着哈利泛红的眼眶,心里想着或许是西弗勒斯在魔药里加了安眠的成分,又或者是哈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才会这么快又睡着。

 

纳西莎在哈利的房间里坐了会儿,皱着眉头盯着床头柜上的烛火。

 

说实在的,纳西莎实际上希望哈利听到她和德拉科的那一段对话,可是她不确定,她也无法揣测现在哈利是真睡还是假睡,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在装睡的人。

 

她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好的,身为母亲,她没有理由不这么期望着,她希望两个人都能明白对方心里真实的想法,而不是缄口不言,沉默着看着对方与自己之间的沟壑越开越大。她很清楚两个人对对方的感情,可是她现在无法确定哈利的想法。

 

她并不知道哈利现在是真累了,他想要逃离这个让他伤心的世界,别说七年,光是三年就足以让一个人本就昏暗的心化为涅粉,即使他现在还依旧抱有着德拉科能够接受他的心思,然而当这一天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不敢相信,也不敢接受,他怕到最后只是一场美丽的梦。

 

所以他选择了拒绝,他想远远的离开,这样就再也不用看到他爱着却也害怕着的那张脸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德拉科面前他似乎是丧失了接受的勇气,他可以面不改色的在食死徒面前发出阿瓦达,却无法接受德拉科的一个小小请求。真是太过讽刺。

 

纳西莎沉默了一会儿,她试着对哈利施出一个摄魂取念,哈利在睡梦痛苦地呜咽一声。纳西莎成功了,或许是因为哈利对她完全没有防备,以至于放松了大脑的警惕。

 

太让人惊讶了。

 

纳西莎看了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咒语,她捂住自己的嘴,避免发出惊叫,她急促的呼吸着,心痛的看着躺在床上仍然睡不安稳的哈利。她从来没有想过哈利有过这么一个悲惨的童年。

 

纳西莎很小声地哭了几声,她捂着自己的嘴,没有办法克制住想要哭泣的愿望。但很快的,她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却还是悲伤地看着哈利,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她站起身,想要给他再加上一层毯子,却无意间看到了哈利紧紧攥在手里的布料。那是德拉科的外套,他走的时候应该是忘了拿。纳西莎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摸了摸哈利的头发,她小心地拉好毯子,没有抽出哈利手中的外套。

 

哈利蜷缩起来,藏在被子中的双手无意识地攥着德拉科的衣物护住了小腹。

---------------

晚餐时间,纳西莎让小精灵给哈利送上了晚餐。餐桌上,四个人坐在一起,气氛显得不是很融洽,卢修斯和德拉科交谈着,纳西莎偶尔插上两句,西弗勒斯则是一脸阴沉地盯着自己的教子,一场谈话说不上愉快,但至少还是和谐的散了场。

 

午餐后,德拉科进了书房,他翻阅着祖先遗留下来的孤本,以前这种对他来说简单非常,而现在他却一个字也读不进去,他觉得眼前全是弯弯绕绕的扭曲字母,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读着,在再一次面对哈利之前,他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

 

-------------------

夜里十一点,纳西莎和卢修斯,以及西弗勒斯都睡了,德拉科还在书房。他有些沮丧的瘫坐在椅子上,完全抛弃了贵族的修养。

 

他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看看哈利,哪怕他现在已经睡了。

 

最终他还是屈服了,他先去了浴室,他绝对无法容忍自己没有洗过澡就躺在睡觉的床上,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德拉科换上了睡衣,他移形换影到了哈利的房间。房间里面不是很明亮,只有壁炉里燃烧着炭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德拉科挥挥手,施了一个静音咒。

 

他悄悄的走到哈利旁边,仔细地看着他,接着他走到了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轻轻的坐了进去。刚洗完澡的身体还带着温暖的热气,哈利几乎是无意识的转向了德拉科,他蹭着床单慢慢挪过来,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他靠近了德拉科。

 

德拉科有点僵住了身体,但他还是伸手抱住了哈利,感受到热源,哈利在德拉科怀里凑得更近。哈利放松了起初一直皱着的眉头,嘟哝两声,最终安稳的睡去,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德拉科怀抱着哈利,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德拉科搂紧了哈利,连日来的疲惫逐渐消失,他轻轻在哈利额上烙下一吻,接着同样的沉沉睡去。

 

德拉科轻说一声,“晚安,吾爱。”

 

------------

昨晚家里路由器抽风,连个网都上不去,气炸,只能码完字就看书

以及,今天下午两点就要去学校报到,表示宝宝很烦很方很不爽

so,下一次更新,或许吧,不知道老爹收不收我电脑,不收电脑就在中秋节

收电脑的话,大家就有缘在寒假再见了

评论 ( 13 )
热度 ( 2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