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8(上)

——前文回顾:chapter.17——

——全文链接:《错误》 ——

 

想扩列,想找同僚,有兴趣的QQ加我2460377425  mua~

德国副本上一话结束,准备集中火力破案打boss

 

 

 

 

 

 

夜里的圣芒戈灯火通明,半点没有医院应该有的寂静样子。


担架被火速推进院内,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一大堆人都从门口冲了进来,他们身上都沾了红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有人抬着担架,有人举着吊瓶,也有人在疏散院内的围观群众。


圣芒戈里,无所事事的病人坐在伸长了脖子在看躺在担架上的是什么人,护士们一个个安抚,一边又百无聊赖的随着众人的眼光看了过去。


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躺在担架上。


他的身上全是血液,仿佛从血里捞出来的一样,额头上、面颊上、手臂上、胸口处、大腿上、后背上······全都是,浸染了整张医用床单,洁白的床单变得污红一片,混杂着不知名的污渍。


那个人仰躺在担架上,手背上的针管连着血袋,血液正一点一滴在塑胶软管中缓缓下落,投射出红宝石那样奇异的光泽。猩红的血液沾染上了他的脸颊,乱糟糟额蜷曲的黑发因为血液而黏在脸上,整个人的脸色呈现出一种失血的灰败。他的枕头旁有一副被压碎了镜片的眼镜,由于高速位移,它正沿着床沿缓缓的掉了下去。


哐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沾了血渍的眼镜掉在地上,随即被众人的脚步碾碎,发出微弱的支离破碎的声响。


哈利的意识很模糊,在听到眼镜掉在地上的时候他的眼皮微微动了动,苍白的嘴唇甚至在无意识的翕合,发出轻弱的气息,但很快的,他的状况根本支撑不了他,他很快又陷入了更深一层次的昏迷。


这样忙碌而紧急的场景唤醒了在场医护士的职业道德,他们火速冲向病人身边,接过医护人员手中的物品,迅速完成交接。医院内的骨干医师都被请出来了,有的在安排会诊,有的在安排麻瓜器械,特意准备的手术室亮起了红灯,担架很快过桥完毕,一群人轰隆隆的推着病床进了手术室。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一切都为了那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年轻人。


 


 


 


 


清晨五点,静悄悄的病房门被急匆匆的敲响了。


赫敏正坐在医院里单独套间的陪护床上,神色憔悴,她的眼睛紧紧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下颌处绷紧着,明显在压抑着一种情感。


敲门声响起来了,赫敏微微动了一下嘴唇,轻声道:“请进。”她的声音嘶哑不堪,眼睛周围一片红肿,眼球中的眼白布满了血丝,一看就是悲痛至极的模样。


门被缓慢而迟疑的打开了,一只白到没有血色的手扶在了门框上。


德拉科终于走了进来,他身上还是那件在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演讲的袍子,现在变得灰扑扑的,整个人也憔悴了许多,一头耀眼的金发都失去了光泽。


从门口的角度,他轻而易举的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哈利。


虚弱、伤痛、流血······


一个又一个这样的词冒在他的脑海中,一瞬间他的内心都被自责所占据了,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为什么?”他涩声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不过是······不过是几天没在他的身边······怎么会这样?”


赫敏终于分给了他一个眼神,她站了起来,显得有些气势汹汹,但也很虚弱勉强,她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厉声道:“你答应过我什么?!”


“你说过你会好好照顾好他的!他在德国提前回来你难道不知道吗?!”


“Draco·Malfoy!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啪——”的一声脆响,世界仿佛此寂静。


德拉科的头歪向了一边,嘴角缓缓留下一丝血线。


赫敏仍然抬着一只手,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眼中仍有睚眦欲裂的怒意,半晌,她缓缓放下手,慢慢滑坐到病床上,整个人好像完全失了力气,她的声音微弱,却吐字清晰,一字一句像是炸弹般轰击在了德拉科的耳膜上,“······你说过,你会照顾好他的······”

 

评论 ( 6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