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澜巍】【试阅】《闲竹》(片段)

注意避雷!!!此处高亮!!!

#逆cp预警,澜巍澜巍澜巍

#剧情我不知道接的哪,做梦写梗,大概剧版镇魂不知道哪一段系列

#生子预警,雷者直接右上红叉或手机home或返回键谢谢

#是坑,慎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后续

#没错,这是我的梦

#原创人物有预警,只是龙套

#背景目测接巍巍怀孕后怕赵云澜不同意独自一个人跑到老远的地方去当教书先生,小澜孩气得不行千里追妻,终于在临产前见到了自己家的不听话小宝贝,结果巍巍被吓到差点早产,以上大概

#我想写甜不兮兮的东西!!!

#想象一下结局是圆满的!!!两个人只是因为孩子问题闹闹小别扭!!!小别胜新欢!!!娃子神助攻!!!私设战后和平安定结局设定!!!

 

 

 

“沈先生,有人找你。”子安敲了敲门框,轻声说道。

沈巍应声转过头去,望向来人处,些许长至脚踝处的黑发因他的动作轻轻柔柔的卷起了一个柔软的弧度,其余拖地的长发在倾洒的阳光下显出柔和的光泽,眉目间是一如既往的谦逊温顺,他应了一声,手下动作不停,继续整理桌面上的书籍,并将它们都装进了书柜中,“好,我知道了,就来。”

子安掀起门口的竹帘,略显恭敬的俯身并伸出一只左臂,虚虚握拳。沈巍缓步走上前去,搭上了他的手,轻声道谢。棉质的布鞋在地面上摩擦,一步一顿,发出极有规律的响声。子安比沈巍略高一头,缓了步子极从容地配合着沈巍迟缓的步伐。

他已经怀孕八个月了,小腹的隆起十分明显,即使身着的宽大的袖袍也遮挡不住。腰腹间的重量压着了他的脊椎,他原本就有腰伤,此刻便不得不在走动的时候将手撑在腰部以缓解疼痛,因此他的步伐而更显沉重缓慢。

腹中的孩子不算乖,临产前两月更是如此,夜半的胎动时常让他痛的睡不了觉,只能一夜又一夜的坐在层叠的被褥中,一遍又一遍的轻柔抚摸,一遍又一遍的轻声安慰。

他原本隐忍的脾气在面对孩子时变得更加隐忍,倒不是隐忍,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爱。昆仑,亦或是赵云澜,他已经等了一万年,明明早就应该明白如何爱,为何爱,可他却在面对那人时生生的退却了,不是不会爱,不能爱,是等了万年,不敢爱。他不敢说赵云澜爱他,他也不敢想象,他只会默默地站在他的背影之后,等那一次又一次的回首,他爱得小心翼翼,一丝一毫都不敢泄露分毫,不似万年前那个耿直的孩童,现在的他经历万年的时光,光是万年的时光就将他打磨的圆润光滑,不动声色。

可是腹中的孩子就不一样了,哪怕来源于亲切的无边风浪将他卷入,他也会用尽最后一丝一毫心力将他护得平平安安。

沈巍还是做的老师,在书塾内教书。脱去了教授的身份,摘下了那一副眼镜,隐逸于大山深处一丛闲竹旁,只为求一时安稳。他身着一袭月白底子红边对襟长袍,略长的袍角曳地,随着他的步子晃碎了一地的阳光。

他慢慢地跟着子安走到了书塾门口,子安说有人正在那里等他。

“子安,”他轻轻的唤了一句,“你知道是谁找我吗?”

“不,先生,我不知道。”子安摇了摇头,为他掀开拐角处的竹帘,“他只说是您的旧友,前来拜访,您见了他就会知道。”

沈巍微微低头,抬脚跨过了门槛。过了侧门拐角就可以到书塾门口了。

“是吗?”

沈巍还低着头正在思索着可能是谁,没有来的一阵心机,心中有些紧张,右手不免握腰握得更紧了些。

两人话音未落,便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一声夹杂着万千情绪的“小巍。”

沈巍蓦地抬头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了眼前的人。

赵云澜一身狼狈,登山服不知被什么划到了,显得破破烂烂,他满脸胡子拉碴,额角处还有明显的青紫。

沈巍听到声音只觉心中的一口气险些缓不过来,勉勉强强打起心神抬手用宽大袖袍挡住了再怎么遮掩也挡不住的肚子,他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紧盯着眼前人,好像如何也看不够,终于颤声问:“······云澜,你怎么来了?”

 

 

赵云澜看着眼前温温润润的人,面对他人的时候是一团细致有礼,怎么偏偏面对他的时候,就有了畏缩与躲闪?!

思及此处,赵云澜怒从心起,上前一步就握住沈巍的手腕,却在面对那人瞬间濡湿了的眼眶时软了心肺,一咬牙,索性佯装恶狠狠道:“我怎么不能来?!我不来你就这么打算瞒我一辈子吗?!”

沈巍失了神,呆呆地看着他,半晌红了眼眶。赵云澜心一横,接着道:“沈巍,你可真厉害!一走就是大半年,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连句话都没有留下,长本事了是吧,嗯?你、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我给你的真心就这样被你作践吗?”

沈巍被赵云澜吼得整个人颤了颤,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就白了,忽然之间有细细密密的疼痛从小腹底下窜了上来,他当即失了力气,脚底微晃两步,空余的一只手勉强攥住了腹部衣物,沈巍虚弱的抬眼看赵云澜一眼,轻声喊:“······云澜······”。接下来便整个人浑身一软,倒了下去。

赵云澜先前见沈巍腰身,心中又是惊喜又是酸楚,当时一点重话都舍不得说,可是自己又心知肚明,这个人要是不说重话,怕是一点都不会听进去。但他一见沈巍苍白的脸色就知要糟,果不其然,不过一瞬功夫人便软了下去,赵云澜急急忙忙用手去扶,仿佛只摸到一身骨架,整个人轻的要命,只有腰腹间还算有些肉。

赵云澜心中一痛,暗自唾弃自己口无遮拦,这张嘴巴真不会说话,说教都专捡能把人说晕的去说。慌慌忙忙伸手去抱,口中焦急喊了,一叠声得喊:“沈巍,沈巍!小巍,巍巍!你别吓我!”

沈巍自然听不见,腹间的疼痛仿佛要把他吞噬,刚刚赵云澜说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活生生扎在了他的心口,那感觉,比取心头血的时候还疼,至少,那时候自己是愿意的,一点都不疼。

他心想,我这心间就这么一抹红,全给了你,余下的一点,便也全都拿去吧,给你,我愿意。

 

 

 

任性,想写到哪接到哪

【其实明天还要上班QWQ还有没写完的明晚补完】

评论 ( 9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