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高亮】
车车移驾空间相册
账号如上
密码私戳我发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8(下)

——前文回顾:chapter.18(上) ——

——全文链接:《错误》 ——

 

 

 

“Draco·Malfoy!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啪——”的一声脆响,世界仿佛此寂静。


德拉科的头歪向了一边,嘴角缓缓留下一丝血线。


赫敏仍然抬着一只手,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眼中仍有睚眦欲裂的怒意,半晌,她缓缓放下手,慢慢滑坐到病床上,整个人好像完全失了力气,她的声音微弱,却吐字清晰,一字一句像是炸弹般轰击在了德拉科的耳膜上,“······你说过,你会照顾好他的······”

德拉科甚至没有出声反驳。赫敏的那一巴掌打得他大脑轰轰作响,但似乎又有些清明了,嘴巴里开始弥漫出一股血腥味,从牙齿间,从喉咙口,一点一点涌上鼻腔,化作铺天盖地的酸意。他咽下喉咙里漫上来的血腥气,语带哽咽,“是我的错······”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说出承认错误这样的话的,但一直以来他的心里都很清楚,他对于哈利多来的是亏欠。三年内,这段没有保障的婚姻,他的所作所为,一直都在底线的边缘来回试探,他一直都知道,他的行为是个错误,但哈利却仍在一直包容着。

不知道时间是怎么将哈利的棱角磨平的,经历过大战之后的年轻人,仿佛换了一个底子,原本有些急躁的脾气变得成稳了许多,在一些铭感问题上面原本会提出一些尖锐的观点,但现在却事事顾全大局,处理问题来比起当年那个被战争毫不留情抛上麻烦至高点的毛头救世主要游刃有余得多。

而德拉科,在自己的比较下,两个人之间的差别就显得犹如沟壑。他依旧胆小懦弱,倒不是在事业方面,却依旧是在感情上。就和当年那个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的混小子一样,他不懂的将自己内心最为渴求的愿望说出——“我想要和你交朋友”,他用恶劣的态度掩饰着自己的胆小,他害怕被拒绝,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

在事业上他的成就不少,在圣芒戈的地位逐渐日趋庄严的老院长,他在学术问题上从不让步,是他的就是他的,他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成就拱手让人,但在感情上,他的懦弱将他推向了决裂的边缘——他现在终于开始害怕了。

德拉科是匆匆赶回来的,从他的衣袍和面容上就可以看出。那个演讲对他是极其重要的,所以他才会选择在哈利回国后继续留在德国完成他的此行目的。原本他们两个是可以同时回国的,可是由于院方的失误,他就不得不在德国继续逗留几天,最终,在那个对他至关重要的演讲上,他仓皇而逃,不是因为面对如海的学生,跟不是因为干涩难懂的学术问题,而是他的爱人的安全。

那一步接受到电话的手机被摔得粉碎,他的行李不知所踪,好像还在德国教师公寓里。

短短几个小时,这一突发事件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在仔细思考过两人的关系之后,他一直想的是从新开始,就在这一次的演讲过后,等一切尘垓落定,他会开始重新追求。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敌人的脚步又快又急,他们一道又一道坎在你的脚后跟得尘土上,刀光雪亮锋利,步步紧逼又猝不及防。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为何而来,第一次的亮相就带着刺目的血光。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或许他们会想着,是不是又有一个伏地魔即将出现?谁会是他们的救世主?

可德拉科不是,他的年轻时代经历过那一段可怕的灾难,现在为止,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心神震荡——除了他的信念所牵。

眼前的人躺在病床上,脆弱而无助,当他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只觉浑身冰凉,接踵而来的是一种深切的负罪感,仿佛要把他淹没。

他要是能早一点回来多好?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演讲,他们两个一起回来,在德国的旅行完全可以算作两人的结伴之行,即使只是他一个人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但至少可以保证他是完全安全的。

他曾经想过会在德国发生一些意外,毕竟有些根在短短三年之内是无法完全清除的,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也不知道,就在国内,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还有仍能够伤害她的人出现——甚至不成人形。

“是——我的错。”德拉科有重复了一遍,他像是没有看见坐在病床床尾的赫敏,径直走到了哈利的病床边,脱下了沾染着灰尘的袍子,搭在椅背上,他缓缓的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伸出双手握住了哈利裸露在外仍然挂着药水的苍白冰凉的手,德拉科的双手有些颤抖,但仍然很稳的握着哈利的手,他慢慢俯下身,额头抵着哈利的手背,发出了一声哽咽,有透明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衣物上,惊起一小片尘埃。

哈利仍然昏迷着,身上裹满了绷带,一边的床头柜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魔药,架子上面仍然挂着三四包液体,其中还有一袋血包,两只手的手背都被插满了针眼,青紫一片,嘴巴上还罩着呼吸面罩,一旁甚至还摆上了心率计,规律的曲线睁在上面跳动,显示着眼前人脆弱的生命。

“你知道吗?”赫敏忽然问道,她望向了对面的白色墙壁,语气有些不自然,有愤怒,有痛惜,但更多的居然是不解。

德拉科微微抬起头,“什么?”

“哈利他——”赫敏终于轻声说道,“——怀孕了。”

“哐当”一声,椅子被撞翻在地,发出巨大的响声,赫敏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要知道,她那一巴掌的愤怒,并不完全来自于哈利惊人的伤势。

 

 

【加QQ的筒子们注意一下,麻烦写一下备注,是来源于LOFTER,这样会比较便于我这个强迫症分组都分在一起,谢谢啦XD

QQ:2460377425】

评论 ( 13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