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20(上)

——前文回顾:chapter.19(下)——

——全文链接:《错误》——

emmmm糖里掺刀???_(:з」∠)_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ノ◕ヮ◕)ノ*:・゚✧

哈利是被浑身的酸痛硬生生逼醒的。

起初他的眼中还是一片漆黑,但是已经有了微弱的光亮,然后他尝试性的睁开眼睛,慢慢进入眼帘的就是一片刺目的白。

他的脖子还是能转动的,但是每动一下都会牵扯到后背的伤口,而且关节处又酸又涨,转个头看向一旁的床头柜简直花光了他这一觉攒下来的所有力气。

床头柜上的时间魔法显示为下午三点四十五分。

哈利眨了眨眼睛,费力地思索了一下,才终于勉强确定这是自己昏迷之后的第三天下午。

他依旧很疲乏,浑身上下的疼痛——尤其是小腹处的疼痛让他心里没由来的感到不安,心中有一种诡异的失落感与满足感并存的感觉,只是现在的他无力去思索这种诡异的感觉到底来源于何处。他尝试动了动手指,手指的关节勉强还算灵活,于是他又想把整条手臂抬出来,却发现手臂上好像压了什么重物,于是他又不得不微微扬起头去看,这一看差点没让他背过气去。

德拉科伏在他的病床旁,一只手牢牢握住他的小臂,他的脑袋磕在另一只手上,发出清浅的呼吸声——他睡得正熟。

哈利忽然有些不想醒过来了,重新躺好只想再睡一会儿,可是他的喉咙口却猛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痒意,伴随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血腥味,正慢慢从他的喉头涌了上来。这股想咳嗽的欲。望来的猛烈,他有些控制不住,只能尽量憋着,胸口处发出一声又一声沉闷的咳嗽声,最终他熬不住了,半个身子都几乎从病床上弹了起来。

这番动作毫无意外的警醒了德拉科,他立刻扑到了哈利的面前,双手无措的扶住他的头,紧缩的眉头间的担忧几乎要溢了出来,“怎么样?怎么会咳得这么厉害?哈利你要喝水吗?”

德拉科在最终关头想起了自己的职业,挣扎着唤醒一点职业素养。哈利十分艰难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示意,整个人咳得没了力气,躺在床上憋又憋不住,边喘气边咳嗽,断断续续,气若游丝。

等到德拉科手忙脚乱把水喂到哈利口中的时候,哈利只觉得自己被抢救回来的命又去了半条。

好不容易平复下喉头的痒意,哈利这才有机会好好关注一下德拉科现在模样。

德拉科已经换上了白大褂,但是一个人的气色是掩饰不了的,他的气色很不好,像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打理自己了,金色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额前是刚刚打瞌睡磕出来的红印,眼球中眼白上血丝密布,眼底泛青,下巴上冒出了胡茬,白大褂里面是随随便便一件衬衫套了毛衣,衬衫的一角从角落里祂出来,白大褂也是又灰又皱的样子。

德拉科有些局促的站在哈利的床边,眼睛瞪的大大的,紧紧盯着他,嘴唇绷紧,生怕错过了眼前人一丝一毫的动静。

哈利看着眼前一幕只觉心中好笑,不由得咧开了嘴角,他微微抬起了头,尽量在枕头上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来仰视德拉科,他的嗓音还带着伤后的沙哑,但声音既轻且柔,“怎么弄成了这幅样子?”

德拉科一时没回过神来,习惯性答道:“啊,没事,习惯了。”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在哈利带笑的眼神明白了什么,蓦地脸红了起来,结结巴巴说不出几个字来,只好僵硬着坐下,看了哈利绑着绷带的地方,眼眶又稍微红了一圈。

哈利的心情好像很好,带着点劫后余生的轻松,他甚至抬起了一只手,放到了德拉科的头顶,轻轻揉了揉。“马尔福还会哭?”

德拉科震惊的看着他,半晌梗着脖子道,“是个人当然会哭。”

哈利惊异于他现在的坦白,哈哈笑起来,一不留神又牵扯了胸口,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德拉科被他吓了一跳,慌忙又站起身看他。

哈利摆摆手,盯着天花板,好像聊天时不经意说道,又像是故意说给德拉科听的,“前几天在临死的时候,我又好好想了想,说实话,我还是喜欢你的,没想到都那时候了,居然是你出现在我的眼前。”

德拉科被他说的话梗了一梗,接不下去,又慢慢滑坐下去,神色间透着失落。

哈利的眉宇间有些轻松,说出来的话却让德拉科木了半边身体,“但是我还是不后悔和你离了婚,如果有可能,我倒是情愿从来没见过你。”

德拉科不说话,咬紧了牙齿,使得两边的咬合肌都凸显了出来,他抓住了哈利的手慢慢放到自己的额前,一字一句像是和着心头血,他近乎虔诚的说:“但我仍要感谢梅林让我遇见了你。”

“并且你现在还好端端的在我眼前。”

哈利躺在病床上闭了眼睛,不置一词。

评论 ( 5 )
热度 ( 68 )
  1. 寒城寒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