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澜巍】【试阅】《闲竹》2

#逆cp生子预警,澜巍澜巍澜巍

#ooc预警,没错我就是觉得沈美人攻不起来

#剧版&原著混合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背景

#是坑,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一时爽文,天哪我居然写了2

#前文走:1  全文链接走:

#BGM:《命有波澜》

#忽然怀疑老福特自带取关功能呵呵

 

七夕快乐 ,就当七夕贺文吧

 

——2——

 

 

赵云澜抱着怀里人直抽冷气,心中一阵后怕,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接住沈巍会是个什么后果。同时,他也在怀中人彻底闭眼之前看见了他眼中的星辰大海一瞬寂灭。

子安还维持着伸出双手欲护的姿势,赵云澜看了顿时都点吃味,但同时也很心焦,又紧了紧怀里抱着的人,调整姿势把沈巍打横抱起,急吼吼的就问,“他房间在哪?快带我去,再找个医生过来!快点!”

他们几人的动静不小,就在赵云澜吼人的时候周围书院的围墙边或栏杆旁就冒出了好几颗小脑袋,眨巴着眼睛巴巴儿地望着。

赵云澜没注意到,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眼前人的身上,现在恨不得给刚才放狠话的自己来上几个大嘴巴子,“叫你说,说的都是些什么屁话!”

子安立刻反应过来,抬手招了几个几个小孩儿过来,匆匆嘱咐,“你们几个,去找一下方大夫,就说是沈先生出了事,让他赶快过来,就到沈先生的房间,快去!”

几个小孩儿看了眼赵云澜怀中面色泛白的沈巍,委屈巴巴就要哭出来,指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年长的两个孩子对视一眼立刻飞跑了出去。

子安见状也不管余下的几个孩子,对着赵云澜躬身就道,“您请跟我来!”

赵云澜简直想对着多少年前发明这些礼仪举止的人破口大骂,都真么时候了还光顾着那些破规矩,沈巍要是知道了,铁定要说一声无礼。但现在骂也骂不得,赵云澜看着沈巍额角冒出来的冷汗和攥着衣物泛白的手指快疯了,恨不得自己替他疼,现下急得团团转,只能跟着子安跑去了沈巍的房间再等那个所谓的什么方大夫过来。

沈巍被放到了自己的榻上,眉头皱得死紧,嘴唇被牙齿咬着,唇瓣和脸色一样,都泛着白。赵云澜替他脱了鞋又把被子掖好,就像从前沈巍照顾他一样,弄完后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把自己背上的登山包扔在一边,就开始绕着沈巍的房间团团转,一会子抓耳挠腮,一会子又伏在沈巍床边看他脸色,急的连嘴皮子都在抖。

子安在沈巍身边照顾了半年有余,是个略微懂得医理的,于是无视了赵云澜兀自烦扰的窘境,一手搭在了沈巍的手腕查看脉象,一手支使着赵云澜去探沈巍身下有无濡湿,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但是动作却极尽沉稳。

赵云澜伸进去的时候手都在抖,唯恐摸到一片黏腻的潮湿。但所幸的是没有,他松了一口气,慢慢把手挪上去,划过沈巍隆起的腹部,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孩子的动作,他的心里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满足感,嘴角咧开了一抹笑,又把手伸上去,缓慢而坚定的拉开了沈巍那只紧攥着衣物的手,顺势反握住,另一只手仿佛无师自通般开始慢慢安抚腹中的胎儿。

原本孩子的反应很剧烈,赵云澜隔着沈巍的肚皮都能摸到小孩儿模模糊糊的小手,但是赵云澜这一番笨拙的安抚下来,胎儿竟然慢慢安分了,而沈巍的脸色也好了很多,至少眉头不再皱着。

子安把脉有了一盏茶的时间,这会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把手松下来。赵云澜忙问他怎样,子安点点头,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胎动有些剧烈,而且到了这个月份的人受不得什么刺激,本来就容易发晕。”顿了顿,子安看了眼赵云澜一身狼狈,又道:“您要不先跟我去梳洗一下吧,沈先生我再喊人来照顾,方大夫一会儿就到,把完脉应该就无甚事。”

赵云澜放心不下沈巍,本想执拗着不肯走,但刚一扭头忽的闻见了自己满身的味,差点呕出声来,这会子他心里也觉得要是就这么见了沈巍他自己也得把自己寒碜死,全然忘了刚才他就是这么一副模样见了大半年没见的沈巍。

子安就让赵云澜在房内等了会儿,自己去找了一个常住在书院的医女过来,医术不怎么样,但照顾一下人还是可以的。




于是赵云澜就匆匆的跟着子安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赵云澜明显是心急的,头发都没擦干将就穿着一身没有扎好腰带的素白布衣外头套一件黑色长褂出来了。

赵云澜绕着七拐八拐的走廊走的内心暴躁,完全无视了在身后喊着他的小童子,最后被小童子拽着衣角给牵到了沈巍的房前。

小童子收下赵云澜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掏出的水果味棒棒糖,居下临高的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扭着屁股跑了。

赵云澜摸摸头想不通自己哪里招惹了这小孩子,咂咂嘴,顺手推开了门。

那一阵晕眩来得快去的也快,过了小半个时辰沈巍就醒了,赵云澜开门之前他正卧坐在床上,一手扶着肚子耐心的揉着,边揉边思索着,眉宇间不自觉露出一些委屈和难过的神色来,而床榻边的小几上摆着一碗正冒热气的黑色汤药。

赵云澜见沈巍醒了,大喜过望,忙喊了一声“沈巍!”,跨了门槛大踏步走过去却忘了自己身上穿着曳地的古装,最后几步猛地一绊,“绑——”一声,扑在了沈巍的床尾。

“嘶,这什么破衣服,怎么这么长?”赵云澜趴在沈巍腿边,揉着被撞痛的额头还在一边哼唧。

沈巍被惊得呆了,情急之下想弯腰扶起赵云澜,又想把腿缩回来,这么一来二去就牵扯到了小腿间的肌肉,抽筋让他整个人顿时疼得缩成一团,咬着牙一句话也说不出。

赵云澜立刻不哼哼了,凑上前去把沈巍抱在怀里,一边翻乱被子去检查怀里人到底哪里不对劲,一边急得焦头烂额的在问,问话的声音简直是在低吼,“小巍,宝贝儿,哪里痛?别不说话,告诉我!”

沈巍被他抱的差点气都喘不过来,说的话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腿······小腿,抽筋······唔!”

赵云澜马上把沈巍的小腿放平,用指腹轻轻按摩。不多时,沈巍低着头小声说:“······好了。”赵云澜不听,一条腿按摩完了抬起另外一条腿架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继续按摩,沈巍非常不适应的挣扎了一下,就被赵云澜态度强硬的按住了膝盖不能动弹,他看了眼赵云澜阴晴不定的脸色,就不再说话。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侧脸,心里在打自己的小九九,手指不经意间又塞进了嘴巴,开始慢吞吞的咬着指甲。

如果说赵云澜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大半年前得知沈巍不见了的时候他掀翻了特调处的办公桌,脸色阴沉的可怕,整个局里没人敢说话,就连大庆都变出了猫的形态,一连七天都是小心翼翼的迈着猫步走,生怕一个轻微的脚步声就让自家顶头上司从暂时休眠火山变成喷火大暴龙。

沈巍走的时候一个人都没讲,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在地府查好了自己要去哪里,一个没有人知道他身份的地方,一个远离赵云澜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纠缠了够久,其实早应在见面的那一刻起就断了自己的念想。

后来赵云澜又去了地府,一根镇魂鞭把地府弄得鸡飞狗跳,摄政官抱着赵云澜大腿求他放过地府一家老小,赵云澜微微抽搐着嘴角,差点没把地底下三万恶鬼一鞭子劈了出去。

这些沈巍都不知道,他想过赵云澜可能会发脾气,但是从没想过他会真的找上门来,还是在时间尴尬死人的关口。

他想着想着竟发起了呆,连赵云澜正直勾勾盯着他看也没发觉。赵云澜又心疼又生气,刚才摸他的小腿,骨头的触感清晰不已,小腿肚上浮肿的也是一片触目惊心,他手指一按下去就是一个小坑,小半天才恢复过来。他忍不住又摸了摸脚踝,骨头都支楞起来,但是脚踝上也浮肿了起来,赵云澜情愿让沈巍胖点,抱起来有肉,也总好过双腿浮肿成这样。

赵云澜摸上来了就放不下手了,悄悄挪换姿势又开始揉沈巍的双脚。

沈巍没穿袜子,经过刚刚一场兵荒马乱就索性只穿了一件里衣一件中衣,外衣外裤都被脱了下来,挂在了屏风上。他的一双白净的脚就被赵云澜握在手心里,因为浮肿显得双脚有些白胖,现在还是秋天刚到,九月份的样子,但是沈巍的脚不知为何一直有些冰凉,赵云澜微皱了眉,就往手里哈了口热气搓一搓,捂上了沈巍的双脚。

一股热意涌上脚心,沈巍终于回过神来,不禁抖了抖,想收回双脚,赵云澜按住了不让他动,凶巴巴的瞪他一眼,就差吹胡子了。

果不其然小半柱香过去了,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屋子里静悄悄的,忽然赵云澜瞥到了床边的小几,只有微微一点热气冒出来了,蓦地想到了什么,他心头又是一阵火气,然后表面上恶狠狠实际上却轻轻柔柔的把沈巍的脚塞进了被他坐热了的被窝里,走过去坐在了沈巍床头,摸了摸药碗,还是温热的。

仔细一瞧,药碗边上还摆着一杯清水和一碟蜜饯,想来许是怕人喝了药口苦,特意备着的。

赵云澜转身坐得离沈巍又近了些,沈巍背脊一僵,一手撑着床慌不择路就想逃,半挪半退之间后背就抵上了墙,退到没了路就双手抱着肚子缩成一团,睁着双眼睛巴巴瞅着赵云澜,眼底浮上来一些水汽,眼角忽的就红了一片。

沈巍对于赵云澜本来就没什么办法,他要骂人就只管乖乖站着让他骂,他要打人就乖乖让他打,可到了眼下,赵云澜真到他面前摆出一副架子的时候,沈巍却觉得心里有些委屈。

但是沈巍显然低估了自己在赵云澜心中的地位,赵云澜最见不得的就是沈巍这幅眼角红红的模样,就好像自己欺负了他一样,仔细一想来,倒该是他欺负了自己才对,一走就是大半年,还没有半点音讯。

思及此处,赵云澜脸色又阴沉了一些,直接上。床逮人,盘腿坐在沈巍床上,长臂一伸就把沈巍揽了过来,顾及他身子不方便,双手半拖半抱的,最后沈巍背对着赵云澜,坐在他双腿间,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只能拘谨的放在胸前,赵云澜倒是一只手就从沈巍臂弯下伸了过来,环住他的肚子,手上的热意源源不断透过皮肤传到神经中枢,沈巍耳尖顿时红了一小片。

赵云澜心满意足的把人抱好,腾出一只手来端起那只药碗,凑到沈巍嘴边,干巴巴地嘴硬道:“喝药。”

沈巍默默接过,连着几口喝完,连渣子都没剩,没让赵云澜催,赵云澜闻了那个浓重的药腥气差点要吐,幸好沈巍坐在他前面看不到他的表情,赵云澜暗自这么想着。

“要喝水吗?”

“嗯。”

沈巍喝了小半杯水就喝不下去了,揉着肚子感觉有些饱,赵云澜皱眉,举着装了蜜饯的小碟子,“要吃点蜜饯吗?”沈巍摇摇头。

半年不见,赵云澜似乎更会照顾人了,他稍微往后坐了些,想把碟子杯子都放好,沈巍觉得身后热量离自己远去,以为赵云澜要走,惊得想转身拽住他,慌乱间只听得一阵杯碟响声。

赵云澜没有拿住杯子,只来得及护住沈巍,就直直让那杯子落了下去撒了一地的水,杯碟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下子他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了,他简直是要被沈巍逗乐了,顺势仰躺在床上,“噗嗤”笑了出来,“诶宝贝儿,你这是打算投怀送抱吗?”

沈巍被他抱在怀里,侧着身子半卧半躺有些难受,捏了捏赵云澜的小臂,捂在衣物里,闷声说:“没有。”

赵云澜就把沈巍重新抱了起来,沈巍动了动,拨了拨赵云澜按在他腰腹上的手,“怎么了?”赵云澜问。

沈巍沉默片刻,才慢吞吞小声回答道:“······腰上重,侧躺,不舒服。”

一听这话赵云澜马上紧张起来了,“是不是宝宝又压着你了?痛吗?我扶你起来。”刚扶沈巍起来,赵云澜就感觉自己身上哪里凉凉的,低头一看衣服全散开来了,骂了一声“woc。”成功吸引了沈巍的注意力。

赵云澜手忙脚乱想把衣服穿好却越穿越乱,沈巍坐在旁边扶着肚子看的津津有味,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就想下床去帮他穿。结果两只脚还没着地就被赵云澜拦住了,“哎哎哎你别下床!”

沈巍微微一笑,“我不帮你你会穿?”

“这······”赵云澜哽住了,忽的又道:“你别起来,你坐着,我站着!”

古装都是一些长袍什么拖拖拉拉的东西,赵云澜见得烦,自己也确实不会穿,于是就双膝微曲张开双臂让沈巍帮他理衣服。

沈巍替他穿的很快,三两下之间就把赵云澜最后的黑色外袍理好,抱着他的腰将腰带穿好打上一个结。

赵云澜比沈巍要高一些,现在沈巍坐着他站着,显然要高出许多,所以赵云澜清清楚楚的看到沈巍背后披散了一床的黑发,他眼前的身影忽然与一万年前的那个小鬼王重合了,然而终是回不去的,一万年的不老不死,就只为了等他一个人回来,赵云澜想,沈巍最初的想法怕不是就只是想在见面的那一刻做个自我介绍?

这个想法有些太糟心了,赵云澜叹了口气,对着沈巍自己果然还是责怪不下去,都说是他万年前在邓林之荫乱了心曲,这一幕下来,到底是谁乱了谁的心曲,答案还未曾可知。

沈巍替赵云澜把衣物整理好后就规规矩矩的端坐在床榻上,一副乖巧端庄的模样,赵云澜看得不知为何就想叹口气,于是他也真的叹了,上前一步把沈巍按在了自己的怀里。沈巍听着赵云澜胸腔中有力的心跳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任由赵云澜抱着。

“沈巍······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赵云澜下巴抵在沈巍额头,缓缓蹭了蹭,沉默半晌终于问道。

沈巍保持缄默,赵云澜接下来的话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判刑结果的宣布,他有些不敢细想下去,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依旧低垂着头,并不回话,只兀自闭了眼等待死刑的宣判。

“我还是······”赵云澜弯腰一点一点靠近沈巍的脸庞,语气里透着飘忽不定,他的胡子没有剃,刮擦在沈巍的脸上激起小小的痒,沈巍眨了眨眼睛,咬着牙没吭声,手下攥的衣物倒是愈来愈紧了。

沈巍眼角的红色还没消下去,这下又像是在重重的抹了一笔丹砂,赵云澜见了只觉心脏又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下比一下有力,这样的悸动仿佛要把一辈子里的心跳都跳完了。

赵云澜看见沈巍浅白柔软的嘴唇,心中的弦好像被拨了一下,荡起的回音敲击着他的心房,“我还是想带你回家。”他在沈巍的唇边轻轻的触碰,极尽温柔,带着一些依依不舍的留恋。

“我都说把我的心给你了,你也接住了,所以,你到底在怕什么?非要这么冥顽不灵的等我把心剖开来给你看么?整颗心整个人都是你的,还想要什么,都拿去。”

“我赵云澜没什么本事,这辈子干不成什么大事,但自认问心无愧,神佛鬼怪无能评我对错,从前说什么我无相求,现在却觉得错了,还错的离谱,如果神佛真能求得所愿,我倒愿意只求你一人,求你一人,今生今世。”

赵云澜说到一半觉得没声了,转眸就见沈巍素白的脸庞上划下两道清泪,这下子他是不慌也慌了,刚想开口就被沈巍捧住了脸,吻了上去。

沈巍不会接吻,千万年来他这方面的知识少的可怕,多半还是赵云澜教给他的,一双薄唇只唇对唇的印在了赵云澜唇上,无甚动作,这一吻想来是尽了他所有的情。

最后还是赵云澜接过了活,他缓慢用唇舌敲开了沈巍的齿缝,侧脸划过的咸涩液体被吞进腹中,一个温柔的吻,打破了冰封千里的寒意,带来了春醒般的至情,风霜刀剑一律被斩与三尺春风之下。

沈巍的呼吸有些急促,鼻尖也染上了一抹红,声音却极其冷静,“赵云澜,你的心我死也不会再松手,哪怕有一天你厌了倦了,也得记住你的心是我的,永远也别想甩开我。”

赵云澜低声答应,怀抱着沈巍的双手微微收紧,“嗯,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记住了。”

世间万年不过沧海一瞬,电光火石间赵云澜才突然发现,等一个人等久了,想他的那些情感早就深入骨髓,成为他的本能,再也挖不出来了。

 

 

 

这次还有后续,麻烦等个3,改天再写个番外出来

评论 ( 3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