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狗
!!!
!接单文稿!
最近一月吃土超穷!!!
都看看我我接单!!!
凡事好商量!!!
专注学习
没钱时候接文稿
具体事项QQ面谈
加我2460377425
可扩列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20(下)

——前文回顾:chapter.20(上)——
——全文链接:《错误》——

寒城:

房间里是让人害怕的寂静,德拉科在把话说出口之后心如擂鼓,一方面他在思索着这样的话说出口哈利是会如何回复他的,另一方面他在希冀着两人之间的感情是否会出现一些转机。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并没有。


哈利只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连别的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他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然而当德拉科再次听到哈利说话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上挂着他看来十分眼熟的假笑。


哈利确实是觉得有些好笑的,才不加思索的在嘴角挂上了一抹假笑,如果现在说这些东西有用的话,那他的三年不就白过了么。


“您说完了吗,马尔福先生?”哈利忽然以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我非常感谢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的照顾,但是现在,如果你已经把话说完了的话,请把金斯莱叫过来,傲罗司有必要讨论一下这起突发事件的相关事宜了。”


“好的,”,德拉科觉得喉咙口涩的厉害,“但我还是希望在他们来之前你仍能够好好休息,毕竟你伤的······”


“我已经睡得够久了,马尔福先生!”哈利提高音量打断了他,接着疲惫的闭了闭眼,“麻烦你把他们叫过来,谢谢。”


德拉科知道他现在说什么哈利都有可能安全听不进去,于是只好出门去,悄悄的把门带上。


听到门“吱呀”被合上的一声,哈利才终于绷不住了,他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脸色白得有些可怕,但是牙关紧紧咬住,没发出一点声响。


他慢慢地翻过身子侧躺,并蜷缩起来,不管不顾还挂着吊针额双手攥住了腹部的衣物,背部甚至微微有些颤抖。


疼,一种难以言语的疼,不是说疼痛有多剧烈,而是说那一种疼痛时常让他有将要失去某些东西的错觉。


疼痛有些剧烈,但很快的强度就减弱了,变得有些绵长,他还是在疼着的,疼痛并没有消失,似乎旨在提醒着它的存在。


 


 


 


当金斯莱到哈利病房的时候,哈利已经坐了起来,靠在几个枕头堆积而成的靠垫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中的书。


哈利早就吃好了晚饭在等金斯莱的到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他看书看的有些昏昏欲睡。


见到哈利醒过来,金斯莱显得很高兴,快步走上前去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并慰问他,“哦,哈利,你可终于醒过来了,睡得可真久。”


哈利的笑容有些疲惫,“是啊,真的很久。”


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进入正题,有随行的傲罗坐在金斯莱身后的一个位置上,羽毛笔边听边记录,而傲罗则整理加工羽毛笔记录下来的东西。


“你还记得那是什么时间吗?”


“应该是晚上七点半左右。”


“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去那条小巷?”


“我刚吃完晚饭,就在街上散步,到小巷里是想快点儿回家,用移形换影。”


······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例行询问,金斯莱点头示意身后的傲罗做好笔录,便开始和哈利讨论发生这件事的可能原因。


“你觉得,如果是伏地魔卷土重来,有这个可能吗?”


哈利摇摇头,“我觉得不大可能。”


“为什么?”


“在那些人身上我没有感受到黑魔法的气息,而且当年伏地魔身死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战后又进行了时间不短的围剿,是余党的可能性不大。”


金斯莱挠挠光滑的黑头,又问:“那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目前还没有什么思路,不过我觉得可以朝一些有关于动物变幻的古魔法这一方向去考虑,或者说你可以再叫执行部的人考虑一些变异人的书籍。”


哈利在金斯莱发问之前又接着道:“他们身上覆盖着一层类似于动物的毛发,手指甲也变成了相应的利爪,人类不可能有那样一种利爪,说起来貌似比摄魂怪的爪子还要大一些。他们的声音很沙哑,叫喊起来时类似于野兽的吼叫,但是每一个人都不同,就好像是······每个人都代表了不同的动物!”


金斯莱未免有些被这个推论吓到,“那他们为什么只攻击你?”


哈利沉默了,“我也不知道,但他们的话好像意有所指,凡事总有第一个,我不过就是那第一个罢了。”


“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做好侦查工作的同时也要做好防御工作,最近一段时间,街上傲罗的巡逻也要加紧,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金斯莱点点头,“那是你我都不想看到的。”


哈利嗯了一声,他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又顿住了。金斯莱奇怪的问他怎么了。


“……不,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于是金斯莱站起身,拍拍膝盖,身后的傲罗同样站起身来向哈利点头致意。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最近几天就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叫马尔福那个坏家伙就可以了。”


哈利的表情有点无奈,也有点僵硬,他不说什么话,只是坐着。


“啊,对了,如果这次的案子结了,你说不定会升职,傲罗办公室主任要换人了,我猜说不定是你。”


哈利觉得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了。


金斯莱像是察觉到了哈利的尴尬,就也没再继续说些什么,他再叮嘱了两句,转身出了病房。


哈利仿佛卸下一身重担,叹了口气又缩到了被子里,卷巴卷巴被子准备睡觉。


和金斯莱聊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晚上十点钟了,他本来早该满是睡意,但是躺在床上却无比清醒。


他觉得这件事情离结束还远的很。

评论 ( 10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