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寒城一顾
扩列可加+2460377425
圈多粮杂请随意请注意
理科生情商极低说话可能不喜请注意
大学开始写原耽请注意
医科狗请注意
全面抵制逆我吃的cp
所以评论私信请注意
——周叶/德哈/忘羡/all叶/all邪——
——澜巍/晓薛/冰秋/双玄/追凌——
——双花/霆峰/越苏/吉漆/麒银——
——盾冬/花怜/曦澄/喻黄/萨杰——
——逸真/锤基/瓶邪/黑花/瑟莱——
——靖苏/诚台/信白/云亮/福华——
——基三/白朱/维勇/铠约/漠尚——
有时候会吃特别冷的西皮
同人小说绘画橡皮章啥都干
真·FLAG:十年不碰BG
沉迷二次元无法自拔
你问我学习是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反射弧极长
要是突然回复n久以前的消息
请别在意这些细节😂

© 寒城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生子】《错误》chapter10~11

——全文链接:《错误》——

——chapter.9——

chapter10
  “Har······”德拉科刚想说些什么,却只堪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词。
  “让我静静吧,Malfoy”哈利闷闷地说,“拜托了,一个人,就一会儿。”
  德拉科也没有办法再说些什么,只能点头,“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午餐时间我再叫你。”德拉科站起身,看了一眼哈利头顶的发旋,转身离开。
  “等等!”哈利忽然闷声喊道,同时一只手抓住了德拉科衣服的后摆。
德拉科有些僵住了身体,他疑惑的回过头去,“把信都带走吧,我觉得你应该看一下。”哈利的声音带着一些虚弱和无力,德拉科也不用想就知道是为什么,“······好。”   于是他转身,拿走了静静躺在桌子上的那封信,离开的时候,德拉科回头看了一眼哈利,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而且无力的,没有人能够准确的描绘他此刻的心情,确切的说,包括他自己,心里泛起的默默的钝痛一时半会儿根本让他无法忽视,可是呼吸之间都是彼此的气息,像是毒药一样,让人厌恶,让人畏惧,同样,又上瘾。
  他就像是一个瘾君子一样,贪恋着,同样又憎恨着这所谓的三年的时光。 时间总是在流逝,仅仅给人留下淡红的血色和深切的悲哀,残破的记忆在灵魂深处悲鸣,他同时又后悔着,后悔着曾经所作出的伤害着眼前的这个人的一切。 德拉科轻轻合上了门,听不见那如同呜咽一般消失在风里的声音。
  他攥紧了手中的信封,蓦地,升腾起蓝色的火焰,一封信就这般化作灰烬飘落在地上。 房间里静悄悄的,哈利翻身上了床,抱着被子渐渐陷入睡眠,连日以来的麻烦让他身心俱疲,近日更是深感体力不支,所以他才会在看完赫敏那封吼叫信之后分外疲倦,以至于连自己的教父亲手写的信更是一个字也没有看。
  午餐时间,德拉科果真来叫哈利了,未曾想到这人是躺在床上的,衣服倒是乖乖的脱了,留了件白衬衫作底。
  半哄半抱着起了床,哈利又是满心不情愿的被套上了更厚的衣物。 用餐时间相处的还算融洽,西弗勒斯早上吃过早餐就回去了,说是要照料种植的珍贵的魔药植株。午餐是纳西莎准备的,常规的英式餐点,只不过多了些清淡的菜色。
  餐后两人回了房间,哈利说是要收拾一些东西,德拉科抿着嘴唇,神色有些不愉,却也没有多加阻拦,想想几个小时之后的事,德拉科的眉头蹙得更深。 
  半个小时后,即哈利收拾好他所谓的东西之后——只有那么几件东西,仅仅放在了一个龙皮收纳袋里,两个人算是心平气和的坐在了同一张桌子前,就在那间客房里,家养小精灵清理完了所有东西,两人手里各有一杯伯爵红茶,桌上摆着的是精致的茶点。
  “一定要这样吗?”德拉科问,他摩挲着手中茶杯,氤氲的热气在眼前迷蒙。 “什么?”哈利不解。 “我是指,搬出庄园这件事。”
  “不是应该的吗?”哈利直视着德拉科灰色的眼睛,坦然地吐出这句话,同时手也攥紧了茶杯,他曾经以为这种事情在他心中再也掀不起一丁点儿波澜,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
  “这不是应该的吗?”哈利又重复了一遍,“毕竟没有关系的两个人要是继续待在一起的话,可是会引起十分不必要的误会,right?” 
  他喝了口红茶,以此掩饰内心的挣扎。 “哈利,”德拉科深吸一口气,“我们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吗,可以吗?” 
  “我现在就是在心平气和的和你谈。”哈利眼眸低垂,没有再看德拉科的眼睛。“再说,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德拉科简直就想一巴掌拍醒眼前这个人,无奈自己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他咬咬牙,觉得这两天自己的耐心又是见长,终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德拉科揉揉眉心,“就算是我求你了,好吗,哈利,冷静点,我们还没结束。至少过了今天,过了今天在走,可以吗?”
         回答德拉科的是一声冷哼加一句嘲讽,“什么时候马尔福家的大少爷也学会求人了?” 哈利回答的冷冷冰冰,他真的是一点也不想,一点也不想再在这个男人身上耗下去了,他在眼前的男人身上耗费了何止三年的光阴,说得好听点,在外人看来是助人为乐,在自己和知情的人 看来,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放过我,Malfoy”哈利说,“我已经耗不起了。你不会想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他抿了一口红茶,呼出一口热气,眼前迷蒙一片。
  德拉科无言以对,他只能沉默,淡金色的长发失去了昔日的光泽,垂在脸庞两侧,显得有些憔悴,面色更加苍白。 沉默半晌,他终于面对现实,“再让我抱一次好吗?”德拉科说,声音太轻,哈利以为是他的幻听,他抬头 ,有些疑惑的看向眼前低着头的男人。
  “再让我抱一次。”哈利听见德拉科说,这一次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哈利惊愕的看着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眼前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眼中的血红昭示着他刚刚的悲痛,德拉科站起身来,伸出双手拥住了哈利,埋首颈间,也不管身下人的挣扎,双手牢牢箍住。
  哈利确实有过挣扎,可是听见男人在自己耳边的呢喃的时候,他却怔愣住了。 “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鼻翼张合之间都是对方的气息。
  将对方拥进怀里,就像一个之前从来无法实现的梦一样,此刻却如此自然的呈现在眼前,哪怕是让彼此都觉心酸的情景之下。
  哈利看着眼前的人,迟疑片刻,最后还是颤抖的伸出双手,缓缓回抱住德拉科,他闭上眼,眼角泛过澄澈的液体,水痕隐入发中不见,“我不想走。”哈利内心深处如此乞求。 
  德拉科能感受到哈利的微颤,他只能用力将他抱入怀中,仿佛要融入骨血。
  “Forgive me,Harry.”   德拉科略微偏转头部,淡金色长发笼罩在哈利上方,“Forgive me.”哈利听见德拉科如是说。他没有错过德拉科眼中的挣扎与脆弱,德拉科像个小孩子一样,灰色的眼睛了弥漫着水汽,语气带着颤抖,好像真的在乞求他的原谅。 
  是什么时候看见这双眼睛的?
  哈利忍不住回想。是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那双熠熠生辉的灰色眸子,还是刚入学的时候,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又或者是一直喜欢嘲讽他的时候的散漫不禁?   都是回忆,从刚刚进入魔法世界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变得成熟果断的成年人的时候,哈利发现,在和德拉科有关的事情上,他从来没有错过分毫,从头到尾,一路以来的记忆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闪现,他想放弃,可他什么时候真正放弃过这个男人?
  哈利自嘲的笑笑,他心想着终于能结束了,可他也明白,除非所有的一切都忘记,否则他从来都不知道死心,是一种什么滋味。
  “Forgive me,Harry.”德拉科又说了一遍。
  德拉科缓缓将头低下,扑朔的热气之间,哈利得到了一个带着冰凉湿润的吻。 
  他蓦地睁大着那双翡翠色的眼睛看着他,德拉科看着哈利,嘴角扯出一个虚弱悲伤的微笑。
  “The final kiss.For us.”他轻声说道。
  一切都结束,不只是从前,包括现在。
  ‘Forgive me,Harry.’   德拉科低声呢喃,眼中有了痛色,浅灰色的眸子好似蒙上一层雾气,他的嘴唇颤抖着,吸着鼻子,红着眼眶,埋首在了哈利的脖颈处,他没有再说出一句话。
  哈利只是冷眼看着,心中痛得麻木,双手僵着垂在一边,他别过头去,努力忽视着脖颈间传来的异样感觉,他的双手紧握成拳,片刻后又兀自松开,只余留在空气中不可听闻的一声叹息。
  一室寂静,哈利僵坐着,推也不是,抱也不是,说不明道不清的气氛在酝酿,而哈利却觉得身上的男人臂间却拥得越来越紧,他细微的抽动了一下鼻子,不由得将思绪飘到天外。 
  就在时间久的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于长久的时候,情况终于有些改变。 
  凭借着身为傲罗的出色听力,哈利听见门口传来吱呀一声轻响,不由得,哈利抽了抽嘴角,心中尴尬更甚,很好,让人尴尬的场合又来了。 
  意外的,却听见一声响亮的口哨声,身前的德拉科突然抬头,动作异常迅速,麻溜的从哈利身上爬起来,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紧接着哈利发现德拉科对着门口怒目而视,几乎是以咬牙切齿的姿态在低声咆哮,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才忍着没有给眼前的人一个阿瓦达。
  “你来干什么!扎比尼!?”  
 三分惊疑,七分恼怒,哈利默默地将自己缩起来,抱着茶杯小口啜饮,目不斜视的、不合时宜的神游。他心想“完了,这下面子又没了。”  
 第二个念头就是“马尔福这家伙终于又在他朋友面前出丑了。”虽然这不是第一次。
  哈利莫名有点想笑,他暗搓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里从昨天开始就有些不大对劲,一直都是热热的,也有一些微弱的疼痛,说不上来的微妙感觉,而哈利觉得他可能是有点胃病罢了。
  “当然时来看看你,我亲爱的德拉科。”布雷斯笑着开口,低低的笑出声来,德拉科看着眼角直抽,他看出来布雷斯憋笑憋得很辛苦。“我说,你们两个没事吧,刚刚有没有打搅到你们?”布雷斯又问。
  毫无诚意,德拉科内心如此评价。
  接着德拉科又拖着以往的贵族腔调,用着那一副不可一世的口气毫不留情的回击,“闭嘴吧,布雷斯,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请你来我家里了,还是说你所有的贵族修养都被你自己吃了吗?” 
  “No,no,no,德拉科,不要和我谈教养。”布雷斯一噎,连忙摆手否决,“你知道我比不上你的,如果谈修养的话。” 
  德拉科冷哼一声,布雷斯无奈一笑,摊手道:“我真的只是来看看你们的,罗纳德已经被格兰杰小姐下最后通杀令了,说是找不到救世主就不用再回陋居,就让我来你们这儿看看嘛,没想到······”布雷斯话没有说完,用眼神示意,三个人都清楚得很。
  德拉科嘴角一抽,哈利也听到了,他觉得他现在脑仁儿突突的疼,于是他回过头,皱着眉头,问道:“赫敏有说什么时候到吗?” 
  布雷斯摇摇头,哈利表情一僵,他感觉现在就是喝十瓶斯内普熬的魔药也挽救不了他即将赴死的事实。哈利只能接着喝红茶,一边思忱着怎么应付赫敏的怒火。   “Well,”德拉科眉头一挑,他将话锋转向了布雷斯,嘴角上挑,皮笑肉不笑的问道,“接下来你还有什么事呢?我亲爱的老朋友,嗯?” 
  布雷斯一番话听下来牙齿酸得很,忙不矣招出了最后的话,他轻咳一声,“咳,纳西莎,纳西莎阿姨说,如果你们都做的差不多了,可以下楼,是时候该去事务所了,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双方都要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场,纳西莎阿姨已经先去了,你们的情况允许的话,现在也应该出发了。”说罢他指指腕间的手表,已经一点出头了,算上路程上的时间,此刻出发也确实差不多。
  话刚说完,布雷斯就明显感觉到眼前的两个人脸色一沉,尤其是德拉科,脸色黑得可怕。沉默半晌,德拉科略微沉吟一声,接着道:“我知道了,这就下去。”他看了一眼哈利,哈利点点头,于是起身,放下手中茶杯,拿起龙皮口袋揣在腰间,径直走出门外。
  德拉科给布雷斯使了一个眼色,布雷斯立刻跟上,三人都陆陆续续的下了楼。
  大门外早有夜骐牵拉的马车在外等候,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自然看得见夜骐,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一场惨烈的战争,不由得,哈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攥紧了手中的布料。
  他回过头看了德拉科一眼,似是询问,德拉科略一点头,哈利会意转身欲上马车,却被德拉科从身后叫住,德拉科从一旁的小精灵捧着的托盘中拿出一件厚实的披风,披在哈利身上,“天凉,下着雪,外出还是穿厚点好。”哈利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什么,转身上了车,合上的车帘发出窸窣的响声,德拉科静立片刻,寒风吹过带起金色发丝飞扬,脸上神色隐晦不明,他最后穿上外套,身姿笔直,眉头深蹙,薄唇紧抿。
  “Pansy,去吗?”德拉科问,尾音消失在呼啸而过的风声中,布雷斯点点头。 
  “该怎么做,你知道的。”话说的太轻,几乎听不见,布雷斯却意外的清楚好友的意思,给了他一个爽快的笑容,德拉科见状也是脸色稍霁,回转身上了马车。
  哈利毫不意外德拉科和他同坐一辆车,往里面又坐了些,裹紧了身上披风,看了他一眼,接着沉默不语,没说一句话。
  德拉科也未在意,车上早布下了静音咒,车外听不见车内在讲什么,车内同样如此。
  车身一阵轻微的抖动,接着恢复平静,德拉科掀开车帘,已经起飞了。

 

 

 

chapter11
        魔法界统一办理离婚手续的地方本应该是在伦敦东部地区,但由于这一次办理的事务所涉及到的两个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不应该掀起太大的风波,至此,相关人员以及马尔福家的最高掌权人果断的把地点更改至伦敦西部郊外的一栋城堡内,僻静的远郊本不会招来太多的视线。
  婚姻事务所的负责人伊莉莎夫人是个果决干练的女人,浅棕色长发高高盘起,铁灰色的眼里时常迸现出凌厉而尖锐的光芒,戴着一副银质边框的眼镜,薄唇紧抿,嘴角微微向下弯曲,一派高冷的气质。
  伊莉莎夫人快步走到城堡内部的会客厅,门前的侍者向她低头致意,为她打开大门。
  伊莉莎夫人走到厅内,卢修斯和纳西莎正在等候,伊莉莎夫人向他们问好,“下午安,马尔福先生,马尔福夫人。” 
  “下午好,伊莉莎夫人。”纳西莎致以同样的问候,卢修斯微微点头。
  伊莉莎夫人拍拍手,身后的侍者随即送来两份热气氤氲的红茶以及几份卷轴,“先生,夫人,这是接下来的流程,以及要签署的文件的名单,请过目。”
  纳西莎点头,随即询问道:“伊莉莎夫人,”“是的,我的夫人?”“如果签署这一系列协定的话,双方的看护人都要在,恕我冒昧,哈利来负责签署问卷的看护人是?”
  “是布莱克先生,我的夫人,也就是您的堂弟,夫人。” 
  纳西莎猜的没有错,按目前的情况来看,真正意义上能算的上是哈利的看护人也就只有家里那一位不成器的弟弟了。
  纳西莎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伊莉莎夫人,谢谢您。” 
  “不客气,我的夫人,这同样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接下来就请恕我不能再陪伴你们了,布莱克先生已经到偏厅,我需要去接待他,如果你们有要紧的事物,请随时用传唤铃,我都能听见。”
  卢修斯、纳西莎微微颔首,伊莉莎夫人离开了待客厅,纳西莎和卢修斯对视一眼,接着摊开了刚刚送来的卷轴。 
  在另一侧的接待室内,西里斯有些气愤的喝了一大口红茶,莱姆斯在一旁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他也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接着坐在西里斯的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说,哈利怎么可以这样?“西里斯问道他抓了抓他黑色的头发 ,他皱着眉头,此刻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股焦躁。
  莱姆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哈利也大了,他有处理事情的能力相信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莱姆斯自己也有点不大相信,从哈利以往的表现来看,要全身而退,实在是难。
  “什么?你觉得他能处理好这件事?“西里斯叫起来,“哈利明明还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啊······“明明哈利还是和以前那样,明明还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和马尔福那一家狐狸斗得过?
  西里斯越想越不对劲,最后腾地站起来,“不行,我必须把哈利带回来,否则我可对不住我的老伙计。“西里斯说着便想往外冲,最后还是被莱姆斯抓住了衣领提回了沙发,表情委屈的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大狗狗。
  莱姆斯看着这一幕也是无奈,抬手揉了揉额角,低声警告道:“我告诉你西里斯·布莱克,现在,暂且停止你那像巨怪一样的脑子的转动,乖乖的给我呆在这里,在哈利来之前,别再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   “可是,可是······“西里斯还想再说些什么。
  “可是什么?!喝你的茶!“最后莱姆斯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西里斯才肯作罢,乖乖的窝在沙发里喝他的茶。
  就在两个人相顾无言的时候,凑巧响起了敲门声。
  “笃笃——“声音短促而有力,十分简洁。
  西里斯和莱姆斯同时回过了头看向门口,“请进。“莱姆斯说到,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与此同时,进来的人都不免让两人都稍稍正色了些许。
  进来的人正是伊莉莎夫人,她的手中还抱着几份文件,“日安,两位先生。“   “日安,夫人。“ 
  莱姆斯看了一眼伊莉莎夫人手中所抱的文件,回头用眼神示意西里斯,西里斯抿了一下唇,便再也没说话。
  在哈利看来,马车里的氛围如同他在马尔福家里的一样一如既往的让人感觉不好过,他不只一次紧张而局促的摸他的鼻尖,眼神从来没有往德拉科那边瞟过一次,目不斜视的盯着窗帘上的挂穗,思绪随着流苏的摇摆而起起伏伏。真难受,他这么想着。
  德拉科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大自在,哪怕是他在刚刚过去的短短一刻钟里看了哈利不下三十次,此刻他闭了眼睛在沉思,眉头无意识的蹙起, 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这有些让他不知所措。
  随着“咯噔”一声轻响,车身一阵震颤,德拉科心中了然,这算是差不多到了最后的终点,他攥了一下手心。
  哈利抬手聊开窗帘,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呼吸之间,还有几片雪花调皮的钻入帘中,落在哈利的掌心上,不到片刻便化了,哈利呼吸一口冰冷的空气,喷吐出白色的雾气迷蒙了双眼。
  夜骐在城堡外的草地上奔跑了一段距离,最终缓缓停下,在距离城堡门口三十英尺处停下了脚步。
  夜骐在草坪上停下了脚步,它们不约而同的在草坪上来回踱着步,发出呜哑的嘶鸣,翅膀拍打间落下白色的冰雪,有个不起眼的黑色物件从其中一匹夜骐身上掉落,骐蹄踢踏间将其踩入脚底。
  脚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十分清晰,带着冬天特有的冷脆感,一下一下像是踩在人的心上,逐渐变得像霜雪一样,脆弱不堪且支离破碎。
  两人都下了马车,在雪地里立了一会儿,头上、斗篷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雪城堡正殿的大门被推开,已经有侍者走了出来,等待着迎接他们。
  哈利呼吸了一口冬天独有的冰且凉的空气,看着眼前的景象在视野里逐渐变得模糊,他摩挲了一下冰凉的手掌。
  “走吧。“于是他说,并且率先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卷起的斗篷掀起了轻轻的一层、白蒙蒙的雪。
  德拉科现在有些难过,他看着哈利的背影,心中的沮丧与挫败感几乎要将他吞没。 他暴躁的下意识想要喊出声来,可是没有,他忍住了。德拉科用足尖狠狠碾了碾脚下的草地,白色上的一抹黑点让他感觉更加心烦意乱。最终,他匆匆抬起脚步,走向他这场悲剧的婚姻的终点。
  没人能理解他此刻的感受,谁也不能。
  哈利跨上阶梯,将斗篷解下递给一旁的侍者,接待将他领入内室,只有哈利自己知道,他正在走向一场闹剧的尾幕。
  皮靴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踢踏作响,巫师长袍在地上拖曳发出模糊的声音,在侍者的引领下,两人分别进入不同的房间,在哈利转身进入有着繁复雕花木门的时候,他匆匆的脚步出现了些许停顿,德拉科回头看了他一眼,只有一个在他看来与他相距千里的孤独背影,哈利抬脚跨了进去,而他身后的侍者轻轻推上了门,阻隔了视线。   -----————
  哈利一抬头就看到了赫敏,她站在罗恩的身边,带着那么几分萎靡,没什么精神,事实上,这几天里,他的这位好友几乎是为他操碎了心。
  他就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局促,沐浴在两位好友的目光里,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们的眼睛,他的脚尖轻轻在地上碾了碾,还是张口喊了一声,“赫敏,你知道的,我······“ 
  回答哈利的是一个紧紧的拥抱,以及一声恶狠狠的“闭嘴!“ ,可是哈利还是能听见她的哭音。他的好友埋首在他的胸前,正在低声哭泣,哈利明显不知所措,他求救似的看向罗恩,而罗恩则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哈利几乎有些崩溃了。 
  可幸的是,赫敏很快的抬起了头,鼻尖还是红红的,却仍旧瞪着他,“为什么,不回我的信!“ 
  哈利面色一红,没由来的涌上一层尴尬,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我,我回过得,差不多中午的时候······” 
  “是的,你确实回过!”赫敏调高了音量,她犀利的眼神让哈利感觉一却都无处遁形,他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于是,默默地,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罗恩,罗恩抱臂冷哼了一声,哈利觉得他的头发又红了一些,记得两人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两天前,他都不知道该死的在这两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Harry·Potter——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赫敏终于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几乎是咆哮的,她说道:“你别和我讲那一张纸条就是你对于我这些天来信的回答!就那么一句‘我很好,没事,我会去见你们的。’你打发谁呢?你是不是还打算在后面加一句‘I’m fine,thank you!’你知不知道外面的报纸都快掀翻天了,啊?!You、you、Your idiot!”赫敏差点点着他的鼻子,一口气说完连气都没喘,哈利几乎要以为刚刚扑在他怀里的人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说实在的,哈利其实一脸懵逼,他还没说什么,罗恩就已经先答着了,声音咬牙切齿,“如果那只白貂真的敢对你做些什么的话,哼哼。”他的意思不言而喻,手指关节按得噼啪响,魔杖就揣在口袋里,哈利发誓,如果德拉科出现在罗恩的面前,罗恩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一个阿瓦达,即使他不会。
  哈利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奇怪的是,在他看到他的两位好友之后,他安心了许多,再也不像前几天那样一直是慌慌张张,甚至是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感官。哈利看着他两位好友充满生气的脸,都是为他担心的样子,他轻轻地笑了,笑得很轻很轻,嘴角稍稍裂开,好看的翡翠似的眼睛里都泛出了真挚的笑意,明明没有那么用力的样子,他却笑出了眼泪,就在眼角边,一滴又一滴的滑落。
  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突然之间走了上前,伸手拥住了两个朋友。赫敏和罗恩面面相觑,他们对于哈利眼前的情况都有些无法反应。他拥住了他们,“我爱你们,朋友,我爱你们,有你们在,我前行之路必不会孤单。”   
        三个人拥在一起,互相汲取勇气,脚下的地毯上有水珠濡湿,铁三角重新再聚。   
        德拉科刚进门就被脚边一个闪着光的咒语吓了一跳,他跳着躲开,“你干什么,潘西!”他的脚边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开了裂缝,蒙上了浅灰色的粉末。
  “你疯了吗?这是谋杀!”
  “DRACO——MALFOY——!”潘西手里还挥着魔杖,布雷斯还在一旁尽量拦着她,潘西低吼着,恨不得给眼前不开窍的人好好来一个清醒咒语。“你知不知道,为了你那点破事,赫敏已经快两天没睡觉没休息没陪我了!?”两个人都无力吐槽潘西最后一个点。
  “你自己明明那么会撩的一个人干嘛对上救世主就那么怂!”潘西毫不犹豫地戳着德拉科的痛点,他无言以对,布雷斯在一旁尽力憋笑,他的肩一抖一抖的。
  “爱上就上不上拉倒,干嘛拖着人家不放手?签什么三年协议,本来就不知道遵守规则的人签什么协议还不是笑话!?我看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拖拖拉拉扯了这么多年有什么用,到手的白菜最后还不是单身一个自己看着送人!?你要是真爱他,早该把他抢过来摁在床上说一句‘我爱你!’然后上了他,磨磨唧唧的算什么你特么还是个男人么!?FUCK YOU,MALFOY!”  
      两人默。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